♂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归程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压抑中透着若有若无的绝望。

    飞机在幽州起飞前往南云,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李天澜始终保持着沉默。

    因为他的态度,整个机舱里都弥漫着一种明显的低气压,就连一旁受过专业训练的机组服务人员都有些战战兢兢。

    机舱里有一间被改造过的极为奢华舒适的卧室,但李天澜却没有丝毫进去的意思,他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透过舷窗看着窗外的黑夜与翻涌的云海,就连呼吸都放缓到了极致,看上去就像是一具没有丝毫生机的尸体。

    时间在压抑的沉默中一点一滴的流逝着。

    李天澜在思考。

    最开始的第一个小时,他思考着自己的状态,思考着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他能做的选择其实并不多,主要还是因为伤势。

    如今他能自由行走已经是天幸,正常情况下,在解决了林十一之后,如果他没有打破时空的界限见到李东城和林清雅,没有林清雅帮助他稳定伤势的话,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趟进休眠仓里直接进入休眠状态,利用漫长的时间来一点点稳定自身的状态。

    这个过程也许需要三年,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痊愈。

    林清雅的所作所为帮助他大大缓解了身体的压力,让他即便在如今的重伤状态下依旧可以发挥出巅峰无敌境的战斗力,确实很幸运。

    又很不幸。

    李天澜有些摸不透自己的想法。

    他宁愿自己在解决林十一之后干脆没有遇到李东城他们,他宁愿进入思维浑噩的休眠状态,起码这样可以不用面对现在正在面对的一切。

    可仔细想的话,如果没有遇到李东城,那自己现在也就不知道真相,江上雨或许想要告诉自己,但却不会有这个机会,不知道真相的自己也就不会去选择休眠。

    真相,谎言,真真假假,时空...

    无数的念头在李天澜的脑海中形成了无比纷乱的风暴。

    他坐在原地自我纠结着,度过了最开始的第一个小时。

    然后他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局面。

    随着古行云的陨落,联盟行动之后,以星国为首的力量开始尝试着挑战中洲的地位,在没有人注意到的黑暗环境下,战火处处燃烧。

    李天澜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承担起古行云的职责,安定内部,解决外界的纷争。

    欧陆联盟,星国,红枫,雪国,到处都是切入点,也就意味着到处都是他的征服路线。

    他开始思考自己应该用一些什么人,在不同的区域要做到什么程度,反击是必然的,可这样的反击到底应不应该控制影响。

    如今的黑暗世界,重伤的并不是他自己。

    王圣宵,李狂徒,江上雨甚至王逍遥都是重伤。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家都重伤,那就等于是大家都没有伤势。

    李天澜依旧能够保持着无敌的优势。

    但这只是在黑暗世界的角度来观察而已。

    在集体对个体的角度来看,李天澜的重伤意味着威胁程度大大降低,很多他没重伤的情况下伤害不到他的武器,现在重新对他有了威胁。

    他在联盟行动的那一夜就已经对着全世界宣布了他是当世第六强者的野心。

    这个话题李华成一直没有提起,不知道是因为忌惮还是某种默契,不管是什么,起码这证明短时间内,议会不打算就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

    因为外界的威胁还在。

    而这些威胁,是需要李天澜去解决的。

    可李天澜一旦离开中洲,以星国为首的力量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毁灭他,因为他们的恐惧,或者别的什么。

    在这种威胁下,重伤的他是完全有可能陨落的。

    巅峰无敌境很强,但这样的战斗力,显然配不上第六强者的分量。

    怎么做才能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让挑战中洲的那些势力安分下来?

    会死的。

    死就死了。

    活着又能怎么样?

    所以是死,还是活着?

    第二个小时,李天澜再一次陷入了死了还是活着的自我纠结之中。

    他知道自己思考的这一切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自己还没有下定决心。

    可就是为了不做什么决定,他才会去思考这些。

    第三个小时。

    他干脆去想林十一。

    联盟行动的那一夜,可以说是李天澜正式入世以来遭遇过的最困难的局面。

    对于其他人,甚至包括使徒和圣徒,李天澜都没什么太明显的感触,唯独对林十一有些记忆深刻。

    这是他遇到的最棘手的对手。

    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即便是在战斗已经结束了几天之后的现在,李天澜回忆起来浑身肌肉仍然会下意识的紧绷起来。

    他用尽了所有的手段,想尽了所有的办法,无数次李天澜甚至认为自己会败在林十一手里,那是一种真正全力以赴后又一次次涌起的无可奈何。

    今后或许他还会再次突破,变得更加强大,面对更多棘手的敌人。

    但今后还能将他逼到这一步的敌人,应该是没有了。

    李天澜也不允许再有。

    他的脑海中回忆着两人战斗的每一个细节,一道又一道的剑光在思维深处疯狂闪耀。

    夜空,云海,机舱,灯光...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远了。

    李天澜的意识变得恍恍惚惚。

    这一刻,他似乎站在了睡梦与清醒的边界,他隐约可以感受到机舱内的动静,可思维却像是在做梦一样不断扭曲。

    梦境与现实隐约之中相互交错。

    李天澜在如同梦境的恍惚中看到了自己。

    他看到自己走进了一个无法用任何言语描述的地方。

    所有的感知都在那一瞬间全部破碎。

    他又一次看到了林十一。

    没有任何逻辑的,各种凌乱的画面在脑海中疯狂喷涌。

    他看到了自己建立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庞大王朝。

    林十一行走在他建立的王朝中,如同一片模糊的阴影。

    李天澜感觉自己越来越强大。

    可他和林十一却总是会互相错开,无法见面。

    他代表的那片阴影与自己的王朝同时同步的扩散。

    然后又在某一个刹那,那片阴影彻底爆发,变成了无法直视的白昼。

    一片难以形容的区域笼罩了他的身体,在最后的一瞬间,李天澜看到自己直接将那片无法直视的白昼驱赶出了自己的王朝疆域。

    “呼...”

    李天澜猛然睁开眼睛,长长出了口气。

    意识和理智瞬间回归。

    一直坐在他对面静静看着他的秦微白眼神里出现了一抹疑惑。

    “睡着了...做梦了?”

    李天澜脑海中下意识的想着,这是一种明明好像是没有睡着但却在做梦的感觉,从半睡半醒的状态里回过神来,李天澜浑身上下都有些疲惫。

    各种念头几乎是在下一秒直接开始冲击着李天澜的心神。

    溪湖,墓园,李东城...

    林清雅...真相...

    秦微白,轮回宫主...

    真正的秦微白...永恒一剑...陨落...代替品...

    李天澜本就苍白的脸色猛然变得更加苍白。

    他的脑海中下意识的浮现出了秦微白的影子,这道影子在出现在他脑海的第一时间就被他直接删除,然后轩辕锋的影子开始出现,又再次被删除。

    他开始想东城如是。

    开始想王月瞳。

    王月瞳和东城如是的身影在他脑海中出现,开始变得清晰。

    李天澜缓缓松了口气,有些急促的呼吸也逐渐变得稳定下来。

    东城如是和王月瞳的身影消失了。

    李天澜的脑海中幻想出了一颗足球。

    足球在他的意识里不断旋转着。

    李天澜静静的想着这颗足球。

    他的精气神带着所有的注意力彻底集中在了这颗足球上面。

    于是他整个人开始变得稳定下来。

    脑海中的记忆仍然存在。

    他记得李东城,记得两个秦微白,记得东城皇图,记得自己被当成了代替品。

    记忆依然清晰。

    但混乱,空白,厌恶,撕心裂肺...

    所有的情绪都没有了。

    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颗足球上。

    这样很好。

    将正常状态下的思维固化成了极度专注的冥想。

    安安静静。

    这样真好。

    飞机马上降落。

    东皇宫方面安排好了前往天南的专列。

    只要到了天南,他就立刻会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

    一件一件的事情。

    他可以随便做点什么,见见俘虏,跟韩东楼聊聊,甚至吃饭,打扫卫生,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将注意力完全集中起来,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其他的事情,不用去面对秦微白和那个所谓的真相。

    做什么都行,只要有事情做就好了。

    脑海中的皮球旋转的越来越快。

    李天澜的身体逐渐放松。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懦弱,但却没有丝毫的羞耻。

    因为他的注意力根本没在这件事情上面。

    他知道自己在逃避,在本能的逃避着那个真相,但却没觉得不妥。

    因为顾不上思考这些东西。

    他就是要让自己的注意力彻底集中放在某一件事情上面。

    皮球之后可以换成篮球,甚至换成一碗大米饭都没什么,换成红烧肉也可以...

    不,不要红烧肉。

    随便换成什么,只要能让他注意力集中起来就好。

    他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有限度的,当注意力过度集中的时候,疲惫自然会好一点点加深,哪怕他的意志再怎么坚定,也会在某一个无法支撑的松懈下来,这一点无法避免。

    可是在这一刻到来之前。

    李天澜不想做任何决定。

    哪怕能多逃避一秒钟,也是好的。

    飞机在空中开始降低高度,开始俯冲。

    轻微的震颤中,机身落在了跑道上,快速滑行,速度逐渐降低,最终一点点的停稳。

    李天澜深深呼吸,睁开眼睛,看到了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秦微白。

    他点了点头,起身走向出口。

    舷梯已经落了下来。

    外界的夜色伴随着温暖的风涌入了机舱。

    “陛下。”

    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李天澜脚步顿了顿,转头。

    视线中,一名穿着空姐制服的漂亮小姐姐站在那,她的手里拿着一副画轴,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您的东西。”

    画轴...

    林清雅的画。

    去北疆的时候就放在飞机上了。

    当李天澜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一点的时候,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件事。

    他点点头,将画轴拿过来,平静道:“谢谢。”

    小姐姐微微躬身,姿态优雅。

    李天澜的视线掠过她的身影,落在了秦微白身上。

    他举了举手里的画轴,问道:“要不要看看?”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