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荣小西跟着秦沉原路返回,随后继续向后,还没走多远,秦沉就率先看见了酒鬼老道。

    酒鬼老道同样看见了秦沉,心中一喜,三步两步的跨过棋盘格,来到秦沉两人的跟前:“秦小子,荣小子,你们都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荣小西有些愣神,看向秦沉:“秦师弟,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老前辈竟然在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的?”

    秦沉笑道:“他这么贼的人,怎么可能留下那么显眼的踪迹,就生怕皓月族高手发现不了他一样。”

    “所以我断定,那些血迹都是他故意留下,使了一招,调虎离山。”

    当初酒鬼老道初来大儒林便逃之夭夭,一点踪迹都没留下,连秦沉都追踪不到,又怎会留下满地的血迹?

    酒鬼老道嘿嘿一笑:“秦小子,你把我分析的很透彻啊,像你如此聪慧的小辈,倒是有资格做老夫的弟子。”

    秦沉无言:“你属实不太靠谱。”

    做你的弟子?

    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酒鬼老道急了:“秦小子,你还真是傲的很,老夫虽然记忆缺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好歹也是一位圣者。”

    圣者!

    荣小西目光中流露出尊敬与向往。

    秦沉的眸子微凝:“什么境界的圣者?”

    小圣是圣者,大圣也是圣者。

    酒鬼老道挠了挠头,有些尴尬:“我记不起来了。”

    秦沉无语,果然不靠谱:“修为都能忘?就算你记不住,但修为是存在于本身的吧?”

    “我当年应该是遇上了一些事情,不仅仅是记忆缺失,连身体也出了一些问题。”

    酒鬼老道拍了拍脑袋,想的让他头疼,摇了摇头,不再去想,看向荣小西:“荣小子,你这也算是在生死之间走路了一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可愿做老夫的弟子?”

    “啊?”

    荣小西觉得受宠若惊,能被一位圣者收为弟子,这是相当难得的一件事情。

    只是,荣小西不知道,为什么酒鬼老道要突然之间收自己为徒。

    收秦师弟为徒,荣小西觉得很正常。

    毕竟,秦师弟从各个方面而言,都可圈可点。

    将来必定是名动渝界的顶级强者。

    可自己——

    荣小西觉得,相比起来,自己很是平庸。

    将来能否入圣,都是一个未知数。

    酒鬼老道读出了荣小西的惊讶,道:“老夫收徒,看的不是天赋和未来,而是人品和一种不畏死的勇猛精神,遇事不惧,这是老夫最欣赏的。”

    “天赋不天赋的,都可以培养,并不是所有的强者,生来就是天才,是需要环境和机遇的。”

    秦沉若有所思,有些认同老道士的话。

    就拿自己来说。

    吞神悟道决,让自己的人生开启了新篇章。

    如若没有吞神悟道决,自己现在恐怕还待在元界,根本就见识不到广阔的天渝星。

    吞神悟道决,便是机遇。

    空有天赋,没有机遇,一样会平平无奇。

    “弟子荣小西,拜见师尊。”

    荣小西倒也果断,当即就对酒鬼老道拜师,眼角泛泪。

    酒鬼老道喊道:“你哭什么?”

    荣小西深吸一口气,道:“师父,我是我们家最后的血脉,如果爹娘还活着,知道我被一位圣者收为弟子,肯定会相当高兴吧?”

    酒鬼老道面色一滞,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向前看。”

    荣小西重重的点头,眼中怀揣着希冀:“说的对,我要向前看,如今我荣小西,为圣者弟子,前途无量。”

    爹娘的死,让荣小西觉得自己的人生到了低点。

    但如今,荣小西觉得自己即将迎来崭新的人生。

    “轰。”

    远处似有惊雷暴起,声势很强,伴随着强烈的金光闪烁。

    莫说秦沉和酒鬼老道,就连荣小西都看见了,面露惊色:“那里发生了什么?”

    他看见迷雾前方,闪烁着金芒。

    秦沉看的更清楚。

    冲天的金芒,将迷雾都冲散了。

    只是,自己距离那里似乎很远,这么一眼看过去,看不清楚金芒之下,究竟是什么情况。

    “会不会是宁丫头?”

    酒鬼老道想到了宁疆桃,毕竟宁疆桃手持元阳首棋,极有可能在元阳棋局中爆发异动。

    只是,这同样会引起皓月族的注意。

    “赶过去看看。”

    秦沉立刻起身,只不过,这道冲天金芒在闪烁了片刻之后就消散掉了。

    秦沉没有停下,继续赶路。

    这座元阳棋局,简直相当的辽阔,让人难以相信会是一座棋局,更像是一个小型的世界。

    “这黄铜木偶是好东西。”

    棋局中,黄铜木偶很多,比皓月族高手都要多,若不是为了赶时间,酒鬼老道不会放过它们。

    “是它们的材料?”秦沉道。

    “对,它们全身都采用的是一品圣金,黄铜木岩金打造而成,一块巴掌大小的黄铜木岩金,就能卖数百小圣果实。”

    “像一具黄铜木头这么大的黄铜木岩金,一具就能卖到小一万小圣果实。”

    “而且,若是将黄铜木岩金提纯,可以提炼出更加珍贵的二品圣金,名为祖岩金,巴掌大小,就能卖一万小圣果实。”

    “啧啧,老夫抱几具回去,就能够换好多壶好酒了。”

    一想到美酒,酒鬼老道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这大儒林荒郊野岭的,没地方买酒,赤血神猿酒他又不舍得喝,可以说是饥渴难耐。

    秦沉早就知道黄铜木偶的材料不凡,没想到竟然是‘圣金’。

    要知道,圣金,可是打造圣器的材料。

    虽然一品圣金是圣金中最低级的圣金,但也难得可贵。

    “就算来到这元阳棋局中,什么都没得到,弄几具黄铜木偶回去,也算大有所获了。”

    秦沉说到这里忽然停下脚步,酒鬼老道也停了下来,两人对视了一眼。

    荣小西传音道:“怎么了?”

    距离三人大约十几里开外的元阳棋局中,齐溪那双锐利的双目盯向秦沉三人。

    在这迷雾中,十几里的距离,连超视都看不清,但齐溪却是能看清秦沉三人,眼中闪过冷意。

    “唰。”

    齐溪瞬息而动,直指秦沉三人。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