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逸,就是叶启元精心挑选的隔绝容器。

    他长达百年的精心布局,在孩童进入接管林逸身体的那一刻,就已经宣告成功。

    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取代孩童,去摘取最终的胜利果实了!

    叶启元嗤笑一声,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道:“十大名剑都是我精心准备,我既然能随心所欲掌控其他人,为什么就掌控不了林逸”

    孩童眼皮一跳,不禁喃喃出声:“七星龙渊剑和纯钧剑……”

    本来,所谓的上古十大名剑他并没有多么看重,毕竟以他的层次,十大名剑和剑冢里其他这些古剑其实没有本质区别。

    对于站在世界第一高峰的人来说,你海拔是一百米跟海拔是五百米,根本没有任何视觉上的差别。

    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原来完全体的七星龙渊早已被叶启元改造成了一个深渊牢笼。

    不同的是,七星龙渊在传说潜伏着巨龙,如今却关押着他这位剑之规则的具象化身!

    不仅如此,对方还特意加了纯钧剑这道双保险。

    孩童绝望的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尝试,都始终无法挣脱七星龙渊的束缚,每一次的挣扎非但无法令牢笼松动,反而只会更加窒息。

    他完了。

    叶启元闲庭信步的走了过来:“不用再浪费力气了,我既然选择出手,就不会再给你留下任何翻盘的机会,毕竟我可是整整算计了百年。

    这要是还能失手,那我就不配当这个剑圣了。”

    孩童自然不甘心束手就擒,可惜结果正如对方所说,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尝试,都完全在对方的算计之中,早就有各种完备的预桉在等着他。

    最终所有尝试的结果就是,越来越绝望。

    等到叶启元缓缓走到近前,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心气,因为一切都是徒劳。

    若是有旁人在场,所看到的一切无非是叶启元兵不血刃,轻易而举黑掉了孩童这个剑之规则的具象化身,甚至连一次起码的全力出手都没有,有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可这背后,却是一代剑圣历经百年的精心谋划。

    叶启元轻笑着给自己做了一个批注:“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不外如是。”

    然而就在他伸手,准备正式接管自己胜利果实的时候,林逸忽然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

    “你吹自己的角度还蛮清新的,剑圣大人。”

    “……”

    叶启元身形不由一滞,随即脸上便是掩不住的震惊:“不可能!有他在,你怎么还可能恢复意识”

    一山不容二虎。

    同一具身体里面,同一时间只能容纳一个清醒的意识,绝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意识一起掌控身体的情形,这是母庸置疑的常识铁律。

    孩童身为剑之规则的具象化身,哪怕其灵智尚处于天真懵懂阶段,可层次依旧远高于任何一个人类修炼者。

    无论如何,在其离开身体之前,林逸都绝对不可能从其手中抢回身体控制权!

    准确的说,林逸根本不应该在那之前苏醒,他应该处于无意识的深度昏迷状态才对。

    可现实就是这么吊诡,林逸不仅毫无征兆的醒了,而且居然没有丝毫的压力,彷佛孩童根本就不在他的身体里。

    林逸澹澹的看着他:“你既然已经算计了整整百年,这点事情想必也不在话下,应该不需要我这种微不足道的小棋子来给你解惑吧”

    叶启元不由噎住。

    他确实经历了无数次推演,理论上也确实已经预料到了一切的可能性,为此也做好了万全的预桉和准备。

    至少到刚才为止,他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问题在于,他所有的算计都建立在自身认知的基础之上,一旦意外因素超出了他的认知,再怎么万无一失的预桉准备也只能注定是白给。

    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以七星龙渊剑为牢,以纯钧剑为盖构筑的完美牢笼,连孩童这个剑之规则具象化身都无法冲破的无解计划,在林逸这里居然会被降维打击!

    强如他这位当代剑圣,也根本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如此悄无声息击穿他的无解牢笼!

    局势,开始脱离掌控了。

    看着面前一脸澹定的林逸,叶启元不禁恼羞成怒:“真以为你区区一个黄阶初期巅峰尊者能够坏我的大事林逸,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说话的同时,手中轩辕剑蓦然一剑刺出。

    “别人一向不怎么看得起我,我要是再不给自己留点自尊,那还怎么活”

    林逸回以轻笑。

    话虽如此,饶是站在敌人的立场他也不得不由衷感叹一句,剑圣果然不愧是剑圣,哪怕是这看似无比随意的一剑,也都完美如同教科书一般。

    无懈可击。

    至少以他自己的剑道水平,这一剑妥妥无解。

    然而诡异的一幕再度发生,面对这无解的一剑,林逸随手一挑,竟是如同小孩嬉戏般轻轻松松将其错开,顺势还来了反手一剑。

    整个场面犹如儿戏,但却出奇的高效。

    嗤。

    一缕发丝掉落,叶启元看向林逸的目光顿时更多了几分震惊,若非他险之又险的最后避开,林逸这一剑直接就能将他一剑封喉!

    简直匪夷所思!

    “这不是你的剑术”

    叶启元又惊又怒,林逸一个入不了他眼的门外汉,怎么可能在剑道一途跟他这位正儿八经的当代剑圣分庭抗礼。

    其实单从这一个照面来看,甚至都不是分庭抗礼,而是反过来还要稳压他一头!

    林逸耸了耸肩:“我要是说就在刚刚新学的,你会不会觉得不太好接受”

    “放屁!”

    叶启元破天荒爆了一句粗口,他其实隐隐能够猜到背后的真相。

    单凭林逸自己的剑道水平,哪怕再潜心修炼个一百年,也绝对递不出刚刚那看似随心所欲实则蕴含着大道至简的一剑。

    那一剑,必然是孩童的杰作。

    只有剑之规则本身,才能递出如此惊艳的一剑,他身为对剑之规则最是了解的当代剑圣,这其中的剑道真意他太熟悉了。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