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先生,就在这里,”诸多将士中,出现了一名身穿儒袍的男子。

    这男子身上儒雅之气浓郁,就宛如教书先生般。

    只是比较特殊的,便是这男子的额头有一道圆形的图案。

    图案的内部是波浪形状的。

    一般对天庭有了解的,基本上都知道这是天庭的人特有的象征。

    这种标记很特殊,没人敢冒充的。

    “就是这里?”男子名叫玉青城,皱眉问道。

    “那些妖族的人就是在这里,”旁边的人点点头。

    “小的派人跟踪,肯定不会错的。”

    “莫要伤了别人,将他们都赶出长安城,”玉青城淡淡说道。

    “是,”那将士右手一挥,身后的士兵便鱼贯而入。

    ………

    徐子墨坐在舞台下,那群士兵冲进来时,有人拿着他的画像,离开便围了上来。

    “你好自为之吧,”姜沉鱼站起身,准备离开。

    “妖族想要分离人族,这是不可能的。”

    “你便是徐子墨,”玉青城走过来,看了姜沉鱼一眼。

    虽然没有问候,但还是微微躬身,态度有些恭敬。

    “此事与我无关,不需考虑我,”姜沉鱼摆摆手。

    玉青城这才转过身,看向徐子墨说道:“站起来与我走一趟吧。”

    “你又是谁?”徐子墨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玉青城态度冷淡,冷声说道。

    “若是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这几天我听了太多威胁了,”徐子墨微眯着眼,目光有些愠怒。

    “听的我有些烦了。

    看来我是脾气太好了,以至于别人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小子,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旁边有人说道。

    “这位是天庭来的仙使,你敢抗命嘛。”

    “仙使算什么,天庭又算个屁,”徐子墨摇了摇头。

    “不算什么,那就让我好好教教你,”玉青城右手一挥。

    只见那一群士兵瞬间围了上来。

    “放开我,你们这群狗东西,”冤魂的咒骂声响起。

    只见它被几名士兵羁押着,从房间带了出来。

    说起来冤魂是真她妈冤。

    他在房间正办事呢,关键时刻突然有人闯进来了,裤子都来不及穿。

    而且按理来说,冤魂虽然算不上强,但实力也不弱。

    这些士兵不一定抓得住他。

    但其中有个士兵,手中拿着一个金色的**。

    这金色**转动时,就宛如一个小型太阳般,冤魂似乎很怕这個东西。

    每当**转动一次,冤魂的气势就弱几分,直到最后瘫成一团不敢动。

    ………

    而其中有两名士兵上前。

    手里同样各拿一件法器。

    一件法器宛如葫芦,整体通红,仿佛火焰在燃烧。

    另一件法器是长箫,但这箫却不是用来吹的,上面霞光万丈,流光溢彩。

    这是两件从天庭带过来的仙器。

    葫芦烧魂,长箫定身。

    只见两人控制着法器,其中长箫上流光化作一道河流,色彩之河在汹涌澎湃的涌动着。

    这一刻,整个仙区都仿佛被时间凝固了。

    那些听曲的人也好,还是舞台上表演的清倌,全都一动不动。

    徐子墨能感觉有一股特殊的力量落下,自己受到了束缚。

    但这种束缚对他而言,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他想挣脱,不过九牛一毛罢了。

    只见另一人手持葫芦,高高抬起,从葫芦中吐出一团火焰。

    这火焰是专门用来烧神魂的。

    就好像酒精对火的效果一样,越烧越旺盛。

    当火焰灼烧而来时,徐子墨浑然不在意。

    而是看向冤魂,笑着问道:“你这也算凶物了,没想到竟然如此弱。”

    “我需要大量的负面情绪,但在这长安城又不能随便杀人,”冤魂无奈说道。

    先不提那法器对他的压制。

    之前在雷公岭的时候,冤魂就被雷公镇压了无数年,实力已经弱到了极限。

    本来他出来后,若是大开杀戒,还能快速补充一下实力。

    但又遇到了徐子墨,便带来了长安城。

    在城内,他就更不敢杀人了。

    导致冤魂现在,只怕来青楼放纵一下,实力其实并不算强。

    “你想要血和恐惧,今天我给你,”徐子墨说道。

    冤魂一愣,似乎还没明白徐子墨的意思。

    ………

    徐子墨抬起头,双手朝上一抓。

    这一刻,整个虚空都仿佛被他抓在手里。

    空气的流动,时间的流逝,一举一动之间他仿佛就是焦点。

    “让这血雨洗刷一下人们应对我的恐惧。”

    那些团团围住徐子墨的士兵,此刻感觉到揪心疼。

    他们看着徐子墨的手掌,仿佛心脏被他凭空抓在手里。

    徐子墨手心紧紧一抓,随即又是“轰”的一声。

    下一刻,便是惨叫声响起。

    “啊啊啊!”

    那些士兵,一个个爆体而亡。

    眼看着血肉模糊,血雨落下,四周的人一个个惊恐。

    因为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死去。

    这种恐惧感在空气中越来越浓郁。

    玉青城脸色大变,轻喝道:“你干了什么?”

    “杀人啊,”徐子墨笑道。

    他随手从旁边端了一杯茶,喝的惬意。

    “伱找死,”玉青城右手一扬,紧握成拳,直接朝徐子墨杀去。

    毕竟他的手下被一个个杀死,他自己也急了。

    “轰”的一声。

    这一拳还没有触碰到徐子墨,他的整条胳膊便已经爆炸开。

    玉青城脸色微变。

    “仙使?”徐子墨啐了一口,满不在乎。

    “你这种垃圾也敢在我面前狂吠?”

    “你敢杀我,天庭不会放过你的,”玉青城怒喝道。

    徐子墨手中的茶杯热气腾腾,茶盖轻轻碰撞,直接朝玉青城飞了过去。

    又是“砰”的一声。

    眼看这茶盖要划过玉青城的脑袋,旁边一只玉手突然抓过茶盖,直接捏成粉末。

    “到此为止吧,”一旁观战的姜沉鱼开口,说道。

    “怎么,只准人杀我,不许我杀人了?”徐子墨反问道。

    “你又算什么东西。”

    “你这么说亚圣,别说天庭了,大秦也不会放过你,”玉青城愤怒说道。

    看得出,姜沉鱼的地位似乎不一般,大秦与天庭都站在她这边。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