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唐小白出宫,并不是要去西平王府,而是回娘家燕国公府。

    从去年先帝驾崩到现在,差不多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她一直忙得不可开交,连兄长唐子谦回京都没空去迎。

    今天终于得空,索性回家一趟。

    而且大小姐和李行远的婚事也终于走上了流程,她虽然不能围观全程,但也很想多围观几次。

    于是装了一车绫罗珠玉,高高兴兴出宫往燕国公府去。

    毕竟是皇后了,再怎么低调出行,等到了燕国公府,还是得了满府出迎的待遇。

    满府,却也少了两个人。

    唐小白目光一扫,问:“阿兄呢?”

    父亲有公务繁忙,但唐子谦是外驻将领,回到京城应该很闲。

    “去西平王府了。”唐娇娇回答时脸色不是很愉快。

    顾凝却笑得一脸欣慰。

    唐小白心里转过几个念头,大致猜到怎么回事了。

    她家哥哥对两个妹夫的态度都算不上友好,尤其李行远还在过礼,还没成为他的妹夫,正是最好刁难的时候。

    按照唐子谦的性子,应该高姿态待在家里等着准妹夫来讨好才是,没道理眼巴巴跑上门。

    唐大小姐应该也是这个想法,所以对兄长送上门的行为表示不齿。

    但……也许唐子谦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比如——

    “阿兄和李郡主关系很好?”同顾凝说过话,又玩了一会儿小唐停后,唐小白拉着姐姐悄悄问。

    李郡主,就是李行远的妹妹,原来的真定县主李怀月。

    年前,李怀月与唐子谦一同进京。

    因李怀月率常山郡王旧部守土赈灾有功,被李穆册封为常山郡主。

    唐小白也见过李怀月,是个温婉大方的美人儿,有一种姐姐气质,比她哥李行远看起来靠谱多了。

    唐子谦不太可能为了李行远去西平王府,想来想去,只有是去找在河北结识的李怀月了。

    但唐娇娇却赏了她一记冷哼:“我怎么知道?”

    唐小白突然想起出宫前的事,若有所思地问:“阿兄回京后,去了几回西平王府?”

    “三回!”唐娇娇不假思索地回答,看得出铭记于心。

    唐小白“咦”了一声,道:“这段时间,陛下也去了三回西平王府。”

    年前一回,年后两回,也是三回。

    唐娇娇一听就竖起了眉:“西平王府是有妖精吗?一个个都被勾着去?”

    唐小白咳了两声,道:“阿姐莫要瞎猜,他们可能是去找郡王的。”

    唐娇娇不以为然:“他们哪个想找李行远需要亲自上门?”

    说的也是。

    唐小白一时也说不清这是在玩什么了。

    “不如我们也去西平王府,看看究竟?”桃子又开始撺掇了。

    唐娇娇立即给了她一个白眼:“去干什么?西平王府是什么风水宝地?我们一个个都要往前凑?”说罢,换来侍女,“去西平王府,说皇后娘娘来探望大公子,请大公子速归!”

    ……

    请的是唐子谦,最后三个都来了。

    李穆一到,就很自然地握住唐小白的手,问:“前几日不是喊累?怎么得空不歇歇?”

    唐小白似笑非笑:“我一想到陛下日理万机还能往宫外跑,就觉得自己也不是很累。”

    李穆目光闪了闪,道:“正同阿兄、行远商议边防军调动。”

    “调动?”唐小白不解。

    李穆登基后,还是跟从前一样,常与她一同商议国事。

    对于目前的局势,他们有一个共识——

    能不动,则不动。

    会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有些方面不得不动。

    比如王氏一族和颜氏一族,该杀的杀,该关的关,贬谪流放者不计其数。

    但随后也引来不少问题。

    王氏代表了惠昭皇帝旧人,颜氏代表了大行皇帝旧人。

    这两个家族的一夕覆灭引起了不少动荡。

    在这个前提下,李穆对其他人都采取了轻拿轻放。

    比如郑师道、裴度依旧位居宰相,柳泰这样的大行皇帝心腹武将也还在自己位置上。

    京城尚且不动,怎么会想动边防?

    “是我想回凉州。”唐子谦接过话。

    唐小白更吃惊了:“阿爹怎么说?”

    这个问题,早在去年他们就商议过了。

    燕国公这一脉,在西北深耕多年,再深耕下去,陇右一道,乃至西域诸国,都快只知燕国公而不知朝廷了。

    所以父亲决意从军中退隐时,也提议将兄长调去河北,以减轻燕国公府对西北的影响。

    怎么现在又后悔了?

    “我已经同阿爹提过了,阿爹让我自己想办法。”

    唐小白愣了愣。

    如果兄长想回凉州的理由站得住脚,父亲是不会这么说的。

    “阿兄为何想回凉州?”

    唐子谦笑了笑:“在凉州、鄯州待了这么多年,离开了也魂牵梦萦,总想着再回去。”

    唐小白沉默。

    魂牵梦萦……

    果然是站不住脚的理由。

    “阿兄熟知西北地要军情,长驻凉、鄯也合适,”李穆道,“我这几日正与阿兄、行远商议在凉州开辟养马场,以供军马。”

    既然皇帝陛下都这么说了,唐小白也没再说什么。

    只是在离开前,忍不住拉了唐子谦单独问:“阿兄年岁不小,可有心仪的女子,我愿为阿兄聘。”

    唐子谦失笑,抬起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哪有做妹妹的为兄长聘?”

    女孩儿“哦”了一声,一错不错地看着他,眼眸明净得仿佛能倒映出他所有的不为人知。

    唐子谦笑容渐淡,低声道:“我自知该担起兄长的责任,但……”他目光沉了许久,突然又光芒闪动起来,“但没有绝世的佳人,我总不能将就吧?”

    说罢,拍了拍唐小白的手臂,笑道:“行了,别瞎操心——”忽然转头看不远处掩映的墙角,“也别瞎想了,要不是娇娇一定要嫁给李行远,我能跟西平王府有关系?”

    “呸!”墙角传来一声娇叱,随后脚步凌乱远去。

    唐子谦哈哈大笑。

    阳光错落投在他侧面,半入阴影的那只眼也盛满笑意,仿佛没有一丝阴霾……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