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说来也巧。

    姜药很快就搞明白,原来‘姬佗’苏醒还不久。

    之前,它一直藏在药墟深处的地脉之中。它刚出来其实没几天。

    有“姬佗”这个顶级大怪物开道,姜药的神识都恢复了不少。

    在姬佗强大的煞域之下,就是无相幻蠹的虫域,也一路被消融。

    “阿九,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气运。”

    姜药指指开路的大怪物“姬佗”,对阿九说道。

    “绝顶药傀强者,也能为我所用。”

    阿九蛇口吐出人言:“主人何必如此高调若是那位李先生也在这个大药墟,岂不是自找麻烦”

    这条蛇虽然是战宠,可是向来傲娇的很,对主人说话也缺乏恭敬。

    提到李时珍,阿九都不敢直呼其名,而是代之以“李先生”,可见她对李时珍有多么忌惮。

    “也是。”姜药觉得阿九说的有道理。自己刚才只顾着“姬佗”,竟然忘记了那神秘诡谲的李先生。

    若是李先生还在这个大药墟…

    姜药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有点发毛。

    那李先生若发现自己能驱使“姬佗”这等绝世大怪物,怕是会重点关注自己。

    那自己真是睡觉都不安稳。

    “姬卿。”姜药再次凝聚魂念之力呼唤道,“不需要姬卿开路,你去我的木元珠吧。”

    他祭出木元珠。

    “姬佗”此时已经被度化成仆从,根本没有逆反之心。它身子一晃,就进入木元珠的空间。

    没办法。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大药墟之中,有姬佗开路当然很安全。可李时珍就像一把剑悬在头顶,他必须要低调。

    “主人做得对,是应该收起这个药傀。”

    阿九见到主人能够“察纳雅言”,就从蛇杖上抬起脑袋说道。

    “我当年见到李先生时,就感觉他能看出我是九头元虺。可是他竟然装作不知道。”

    阿九的声音越来越低。

    “当时我没想那么多,还以为他是真的不知。如今想来,他是装作不知。”

    “主人,这个大药墟可是他最先发现的…”

    姜药点点头,心中越发谨慎。

    他猜测,李时珍的修为远不止双大圣,应该就是仙人,而且起码是双仙。

    ‘姬佗’之前能肆意散发煞域,说明李时珍此时多半不在这里。

    姜药这才安心了不少,但也不能肯定李时珍一定不在。

    大药墟几十万里方圆,足有一州大小,加上神识受到极大压制,若是没有姜灵韵在,就是有宝药也很难找到。

    “灵韵啊,你再好好感知一下,有没有炼制天心大明丹的九级药物”姜药放下姜灵韵。

    “好。”姜灵韵乖巧的点头,张开双臂,闭上眼睛,运转天赋神通,仔细的感知五万里半径之内的药材。

    小棉袄的嘴角扬起甜美的微笑,长而翘的睫毛也微微颤抖,似乎是有了满意的发现。

    很快,小丫头就睁开乌黑的眸子,伸出小手指向西南方位。

    “爹啊,在那个方位三万六千里处的山坳中,有一株大罗道果。”

    “但是,没有炼制天心大明丹的药材。”

    姜药听到大罗道果,忍不住露出喜色。

    大罗道果是天材级别的药物,是炼制大罗丹的三种宝药之一。

    大罗丹是提升魂力的九级丹药,在上古时期就是很珍贵的顶级资源,更别说现在了。

    若是有大罗丹,他的魂魄就能突破到圣魂境,不但施展各种神通的能力更强大,还能实现真正的元神出窍。

    要成仙,首先魂魄力量要足够强大。

    “走!”姜药抱起姜灵韵,就往那个方向而去。

    大罗道果这东西,就算不炼成丹药,直接当水果吃,也能受益良多。

    姜药恨不得亲女儿一口。要不是灵韵,他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大罗道果。

    神识只剩下千里范围,姜药不敢大意,一路小心翼翼的赶过去,甚至不敢使用飞船,而是直接跋山涉水。

    多少万年下来,药州已经成为一个半洪荒的世界。里面古林茫茫,险山恶水,妖兽横行,毒瘴遍布。

    若不是姜药手段高明,药道强大,早就死在路上了。

    药材种类极其丰富,不愧大药墟的称号。姜药一边赶路一边采药,而且只采五级以上的高级药材。

    五级以下,看都不看。

    阿九一路吞噬各种不同的毒域,简直是掉进米缸的耗子。很多高级的厉害毒域,对它都是宝贵的资源。

    在吞噬了一朵黑色的毒云之后,阿九的修为终于恢复到半步大乘。

    距离恢复大乘只有一步之遥。不过,她需要在虚空海或者混沌天柯秘境才能突破大乘。

    足足一日之后,姜药才在姜灵韵的指点下,来到一座紫色的竹林外。

    这紫林被周围狰狞险峻的山峰包围,原来是魔舞群峰怀抱中的一个山谷。

    “呵呵,大罗道果就在其中,很快就能到手。”

    姜药摸摸姜灵韵的头,又摸摸阿九的蛇冠,神色很是愉悦。

    “放心,你们都有份,一人一颗。”东西还没到手,姜药就开始分果果了。

    阿九和姜灵韵闻言,都很是高兴。

    姜药的神识受限,直到走近山谷,才发现在通往山谷的紫色迷雾之中,隐隐约约出现一座高塔。

    这高塔有点古怪,一眼看去,有点令人不太舒服。

    等到继续靠近,神识感知的更清晰了些,姜药忽然感知到高塔颤动了一下。

    然后,高塔猛然倾斜,塔身上支起了很多脚。

    直到此时,姜药才看清楚,这哪里是什么高塔

    好家伙,这分明是一条巨大的蜈蚣!

    一颗头,足有数丈大小,口器如同长枪大戟,身子怕是有上百丈长,一对长长的触须,就像两根锁链。

    “咔嚓咔嚓…”

    令人头皮发麻的甲叶铿锵声中,巨大蜈蚣的身子高高扬起,灯笼般的猩红眸子散放出妖异而凶狠的眸光。

    混沌而狞恶的妖气滚滚而来,强大的妖域和毒域冲天而起。

    紫雾被妖风吹开,露出一具具白骨,显然是被这妖物所食的可怜冒险人。

    “竟然是七级圆满的天蜈妖兽,不比大圣实力差。”

    姜药一眼就看出巨大蜈蚣的实力,毫无畏惧。

    可他还是眉头一皱。

    因为他发现,前方紫雾之中,“咔嚓咔嚓”的甲叶声响成一片,犹如千军万马。

    神识中,又出现三条巨大的天蜈蚣。

    竟然是四条!

    四头七级圆满的天蜈,姜药仍然不惧。可是他看到,四头蜈蚣的身上,却都带着法印。

    是奴印。

    原来,如此强大的妖兽,竟然都是有主的妖奴。

    问题是,它们的主人是谁能培育四头七级圆满大妖的人,又是何等存在

    四头天蜈狞恶恐怖,看着姜药和姜灵韵,口器中垂落的涎水何止三尺长地上很快就积出一滩涎水。

    馋死了。

    天蜈最贪口腹之欲,天性嗜血凶残。哪怕修炼到七级圆满,智慧很高,可见到美味仍然一副饕餮样儿,毫无大妖风范。

    可是,它们也只能摆出四座高塔的姿态,没有主动攻击,反而如临大敌。

    让它们感知到危险的,不是姜药这个人族少年,而是阿九。

    同是妖兽,它们感知到阿九的神兽血脉,感知到阿九强大的威胁。

    “主人,这紫林中的大罗道果,乃是有主之物。这四条天蜈大妖,就是看守大罗道果的。”阿九说道。

    “你们的主人是谁”姜药看着四条天蜈大妖说道。

    他希望不是李时珍。

    “哼,人类,此地不是你能来的,赶紧滚。”其中一条天蜈口吐人言,声如豺狼,听着很是不适。

    说完这句话,它还呲溜一声,吸吸口水,“该死…太香了…”

    它并不想打扰主人清修,不然已经出手了。

    阿九不屑的冷哼一声,“你们可真是丢人,都修炼到七级圆满了,还是这副德行,亏你们还有一丝神龙血脉。”

    四条天蜈真的很想攻击,可在阿九这条指头粗的小蛇面前,却在极力克制。

    “今日是你们运气好。”姜药淡淡说道,“你们修炼不易,贵主培养你们也不易,我就不和你们计较。”

    姜药说完,就失望的摇摇头,准备转身离开。

    想不到道果是有主之物,竟是白跑一趟。

    真是晦气。

    他很想祭出封妖印,解除它们的奴印,收服这四条天蜈,然后进入紫林,取走大罗道果。

    可若此地主人就是李时珍,那他不是找死么

    姜药正要离开,四条天蜈却怒了。

    “大胆人类,竟敢如此无礼!”

    它们可是相当于大圣修为的大妖,姜药连大圣都不是,竟然如此狂妄。

    “我家主人在此,你如此出言不逊,还想活着离开么”

    即便忌惮阿九,它们也怒了。就算打扰主人闭关,也要动手。

    “轰”的一声,恐怖的妖域和毒域叠加起来,封住了整片空间。

    “我若要走,你们拦不住。”姜药指指附近的累累白骨,“这些人,都是你们吃的吧你们吃了这么多人,还说我无礼”

    他已经很客气了,即便对方要动手,他仍然还算客气。

    当然还是忌惮李时珍。

    宁愿暂时装怂,退避三舍,也不能成为李时珍最重视的人。

    姜药正要离开,忽然一声轻笑传来:

    “贫道不过闭关三月,刚出关就有道友来访,无量天尊。”

    话音已落人未出,茫茫一片皆紫雾。

    “阁下就是此间主人么在下多有打扰。”姜药淡淡说道,他听到这声音忽然就放心了。

    因为很明显,这不是李时珍的声音。

    虽然大为放心,却又心生惊愕。

    自称贫道的,除了鬼道人,此人还是第二个。

    明国新建道观,恢复四大名教,已经开始有了新的道士。可显然此人不是明国的新道士。

    脚步橐橐声中,紫雾里施施然的踱出一个身穿道袍,头戴黄冠,手持浮尘的道士。

    这道士眉目疏朗,气度从容,大有山中高士的出尘之态。

    他乍看有数百岁,细看又似乎远不止数百岁,竟是看不出骨龄。

    此人的修为同样看不出来。

    回到仙界快五十年了,姜药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真正的道士。

    不过,既然不是李时珍,姜药就没了畏惧之心。

    他有愿力神通,有六指仙躯,有‘姬佗’,有阿九。

    怕毛线。

    “道友姓甚名谁,可愿入贫道山野洞府,对酌一叙么”那道士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阿九,出言邀请。

    四头天蜈大妖看见这道士,都收敛了那幅饕餮的鬼样子,变得恭敬无比。

    “惊扰主人清修,该死。”

    姜药看不清这道士的深浅来历,怎会贸然入内

    他甚至无法判断,这道士是人族还是妖魔。就是他的至人心灯,都无法勘破此人的族属。

    “此人…好生古怪,而且修为深不可测。”姜药暗暗心惊。

    本来,断定不是李时珍之后,他已经不再畏惧。可此时此刻,竟然再次孕生畏惧之心。

    这种畏惧之心,来源于未知。

    连至人心灯都堪不破此人是什么种族,可怕!

    姜药淡然如水的行礼道:“在下姜仲达,来到此地采药,敢问道友名讳”

    那道士微微一笑,“贫道罗鸿。”

    罗鸿!

    这不是那神秘的上清观观主么姜药心中一凛。

    罗鸿这个名字,其实为世人所知已经几十年了。

    当年易归藏百年闭关结束,重启神洲月票榜时,这个东域的上清观主,就已经榜上有名了。

    姜药记得,萝鸿当时是在地榜。

    可是,此人深不可测,怎么可能真是地榜之人

    如今回想起来,此人简直比李时珍还要低调。李时珍起码还露过几次面,还当了药宫名义上的道主。

    可是这位上清观主从未露过面。世人也仅仅是知道有这个人而已。

    “原来是上清观主罗道友。”姜药神色不变的点头致意,“传闻罗道友在东域,不意竟在这方小世界。”

    罗鸿浮尘一挥,口绽一句偈语道:

    “一方宇宙大自在,俱在此山此水间。无边世界挥尘去,青灯独照寸心前。”

    “明王殿下今日来此,真是蓬荜生辉。此地并非上清观,乃是贫道一处野府。明王请。”

    姜药也不奇怪,自己报了字号,对方岂能不知他的来历

    “观主请。”姜药硬着头皮说道。

    事已至此,他若是不敢进去,岂不大大跌了明王的脸面

    此人和李时珍有来往,野府之外还是被妖物吃掉的累累人骨,他还蓄养四条嗜血的天蜈大妖…

    想到这里,姜药更是心生警惕。

    进入山谷之后,发现罗鸿的野府就是几间茅庐。别看是几间茅庐,可神识根本扫不进去。

    茅庐之前,是一株紫色的大树,上面结着九颗紫果,看一眼都令人魂魄如醉。

    正是五千年一熟的大罗道果。

    仙界中毒之后,九级仙草已经百不存一,每一样都是绝世至宝。罗鸿却拥有一株大罗道果树。

    姜药虽然很想要大罗道果,可扫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贵客上门,出来一见吧。”罗鸿微笑道。

    难道此地还有别人姜药眉头微皱,就见中间的茅庐之中,笑盈盈的迎出一个女子。

    姜药看到这个女子,忍不住心生惊愕。

    竟然是她!

    ps:今日太忙,只能写到这里了,还有工作要做…就是肝啊。无力感十足…蟹蟹,大家晚安!

    7017k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