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胡文投靠黎明的时间并不长,至少在杨德上次见到他并记录进研究院的情报里的时候,他还没有明显的投靠黎明的记录。

    所以不光是研究院怕何奥打埋伏,黎明也怕何奥叛变到研究院,给他们搞一波陷阱。

    在这种猜忌之下,黎明不可能派特别强力的人来。

    诺丁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地熟,又与左诺这种没有超凡力量的人接触,证明实力也不强,是最好的人选。

    所以何奥并不意外诺丁的到来。

    何奥在角落里找出来一个水壶,这是早上的时候一个居民送过来的,何奥昨晚上从一个暴躁杀戮的乱兵手下救下了他的命。

    昨晚上他虽然没有上来感谢何奥,今天早上却偷偷摸摸的送来了清水和食物。

    然后就与另外四个也是来送早餐的人碰到了一起。

    何奥接下了他们的好意,给了钱,然后让他们以后不要来送了,其他人也不要来送了。

    这座镇子上的人依旧恐惧着何奥,但是并不影响他们知道谁救了自己,恐惧和感恩有时候并不矛盾。

    “你到底想要什么?”

    诺丁给何奥的感觉和言论师很像,他的天赋序列应该是和言论师相似或者一样,是有关语言情报类的。

    只是言论师更加偏向于被动无定向的收集,而诺丁看起来则更加主动,有目的性。

    “谁派你来的?”

    何奥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诺丁动作一滞。

    何奥这个问题的深层含义是,‘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说出你身后的人’。

    “秘法师是现在这边的主事者。”

    诺丁轻声道。

    他也不敢当着何奥的面发怒。

    他知道眼前这位杀人和喝水一般正常。

    “我的意思是,”

    何奥慢悠悠的倒着水,看着清澈的水流从壶口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入水杯中,“你背后的是谁,站在阿拉诺背后的是谁。”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诺丁的面色似乎在刹那间有所变化,但是速度太快,没开启超忆的何奥差点没有捕捉到。

    “那详细一点,”何奥看了他一眼,“那个花钱请我来袭击研究院的人,是谁。”

    在何奥所接手的胡文的残存记忆里,虽然大部分信息已经遗失,但是仍旧有一些关键信息留存。

    比如胡文本身并不在阿拉诺,而是在这附近,他加入黎明之后,一直是一个游离的状态,听调不听宣。

    黎明对于这个c级的‘悍匪’也没有什么管理办法,只能用利益引诱。

    比如这次袭击研究院,黎明就给胡文承诺了一千万中土货币的报酬,还承诺了他抢到超凡物品的优先分配权。

    但是黎明内部其实是有派系的。

    在何奥查阅到的研究院的资料里,黎明有两个b级。

    一个是黎明的首领,也就是黎明的创始人,他是黎明内部偏理想派系,老人的代表,一直致力于打造建立一个秩序完善的超凡之国。

    一个是后期加入黎明的国际通缉犯,名叫杰诺,他认同黎明的主张,但是与实现理想相比,他更热衷于制造暴力和攫取利益。

    后期加入黎明的类似于胡文这种国际罪犯或者匪徒,都在他的旗下。

    黎明的恶名也大多是他的人制造出来的。

    相比较之下,黎明的首领反而会更倾向于在保证秩序和死最少人的情况下,完成自己的目标。

    两人性格迥异,当初黎明首领为什么收留杰诺已经不可考证,但是从研究院的资料来看,两人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什么接触。

    如果硬要说两人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就是两人都是那种做事正大光明,直来直去的人,做了事,无论好坏,都会直接承认,并不会搞那么多弯弯绕绕。

    而按照阿拉诺的黎明组织目前的状态来看,汇集了这么多资源,又袭击了研究院,背后没有b级是不可能的。

    当然,有趣的事情是,阿拉诺的黎明组织,目前做事的风格,既像黎明首领的理想主义风,又像杰诺的狠辣风格。

    而事实上,这两个人似乎从来不会合作。

    何奥抬起头,微笑的看着眼前的诺丁。

    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回应。

    而在何奥的注视下,诺丁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半握了拳,深吸一口气,“我们背后是首领,黎明在阿拉诺的一切安排都是首领做的,你想要违抗首领吗?”

    “哦。”

    何奥应了一声,然后他看了一眼时间,缓缓起身,“快十一点了,你饿了吗,我们吃点东西吧。”

    诺丁有些怀疑的看着何奥,他猜不到何奥究竟要做什么。

    但是他又不敢违抗何奥的话语,只能跟在何奥身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诺丁跟着何奥坐在了餐桌上。

    阿拉诺当地的主食是木薯,这种简单易生长的植物,养活了大多数在混乱中生活的阿拉诺人。

    午餐是请的当地的厨师准备的,一份肉汤,两份烤木薯,两份火腿三明治。

    阿拉诺的面粉基本上都是从提亚帝国进口的,稀缺而昂贵,同样,黄油和火腿的价格也并不便宜,所以桌面上能摆上三明治的,基本上是富裕人家。

    也就是这个小镇富裕,如果何奥选的是一个比较贫穷偏僻的小镇,可能午饭就只有木薯了。

    阿拉诺烤木薯的吃法是将雪白的木薯肉烤的松软而晶莹,然后浇上肉汤,烤好的木薯会吸收肉汤的滋润,然后再撒上盐和蒜泥,铺上一点柠檬汁。

    味道并不算太差,但是也不算太好,相比较于绝大多数阿拉诺人来说,这样的餐食已经是富裕人家才能享受得起的。

    餐食并不多,等到何奥慢条斯理的吃完,时间走到了十一点半。

    何奥直起身,看了一眼对面,此刻诺丁碗里的三明治和木薯还剩了许多。

    看来他确实没什么胃口。

    就在这时,窗外门外突然传来的喧闹的声音。

    诺丁似乎被这声音吸引,向着门外望去。

    而这个时候,何奥的身影已经向着门外走去,“有客人来了”

    诺丁看了一眼碗里的食物,缓缓起身,跟上了何奥的脚步。

    此刻已经是时近正午,当何奥从门口走出的时候,外面守卫在门口的海盗已经全部都倒下了。

    一个穿着短衫,背着一柄一人多宽的巨斧,身材魁梧壮硕,看起来至少有个两百多斤,膀大腰圆的棕色卷发男人正站在门口。

    男人看到何奥和诺丁出来,目光在两人身上扫动了一下,最终停留在何奥身上,他狞笑着,“你就是胡文?”

    “是。”

    何奥平静的点头。

    “小心,这是‘月光’的狂战士,”一旁的诺丁连忙提醒道,无论如何,‘胡文’现在也确实是黎明的人,

    “月光在阿拉诺的总部就在附近,这个‘狂战士’负责维护提亚帝国在阿拉诺的利益,清除掉那些阻挡提亚帝国的超凡者。

    巴兰曾经和他试过手,被他三招打伤,从此就再也不敢违抗提亚帝国,这人下手没有轻重,他的任务目标就没有活下来的···他来主动找你,可能就是把你当做他的目标了。”

    说到这,诺丁顿了顿,看着何奥,“你怎么得罪提亚帝国了?”

    他张张嘴,似乎想要劝一下何奥,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场只有他最弱,惹怒了何奥,先死的就是他。

    他想了想,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无论怎么样,他现在是和何奥一个势力的,如果何奥真的被狂战士杀了,以狂战士的下手狠辣,未必不会顺便把他杀了。

    于是继续快速补充道,“狂战士的能力是可以进入狂化状态,战斗力瞬间提升五倍,而且在狂化状态中,他的战斗力会随着时间的提升而逐渐提升,最高可以达到原本实力的十倍多。

    据说他完全狂化状态,甚至能硬扛住b级的攻击,是整个提亚帝国b级以下的最强者,而且他是目前有记载的c级中杀过c级超凡者最多的人,已经有五个c级死在了他的手下。”

    主世界的超凡稀缺,整个黎明才十几个c级,一个c级基本上就可以坐镇一方了,杀了五个c级,确实是可以值得吹嘘的资本了。

    从诺丁开始描述狂战士实力开始,狂战士就没有动过了。

    他抄着手站在何奥前方不远处,也没有前进,就在那里眯着眼睛,面带笑容的听着诺丁说话。

    等到诺丁说完,他才哈哈大笑道,摆摆手,“那边那个小子,爷很喜欢你这种说话好听的人,待会儿躲远点,免得爷下手的时候,不小心把你打死了。”

    “等到他完全狂化的时候,眼睛会变成纯粹的黄色,总之,你小心一点,最好的击败他的时机就是他刚开始狂化,实力还没有特别强的时候,你小心。”

    诺丁再次道。

    “谢谢。”

    何奥轻轻点头。

    “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诺丁轻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头也不回的麻溜的跑远了。

    等到他完全跑远,狂战士才把目光看向何奥,“小子,听说你很狂啊?敢威胁帝国?”

    他把身后的巨斧取了下来,握在手里。

    这巨斧与他魁梧的身躯组合在一起,宛如一座小丘一般,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野蛮而危险。

    何奥目光落在他的巨斧上。

    那巨斧似乎原本并不是一把斧头。

    像是某种巨刃分离出来的碎片,被一些铰链和钢索捆在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棍上,组合成了一把潦草的巨斧。

    看起来像是从遗迹中拿出来的东西。

    “小子,叫一声爷爷,爷爷还能饶你的狗命。”

    狂战士大笑一声,丝丝黄色的光辉从他瞳孔中心散开,开始给他棕色的瞳孔染上颜色。

    他身上的气势瞬间翻了数倍,压迫感剧烈增长,从一座小丘变成了遮天蔽日的山峦。

    周围街道上原本有一些探出头来看的居民,此刻都吓得把头缩了回去,锁死了门窗。

    “小子,吃爷一斧头”

    那宽阔的巨斧披天盖日的劈来。

    何奥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落在街道另一处。

    那巨斧划过大门,如同大刀切进豆腐,将那金属铁门和水泥红砖筑好的墙摧枯拉朽的一分为二,溅射出无数碎石。

    斧头是好斧头。

    看这狂战士抡着斧头的架势,和斧头划过空气的风声,这斧头至少有上千公斤重。

    “哈哈哈,你不是很狂吗小子?”

    狂战士看着何奥躲开,哈哈大笑。

    这家伙虽然看起来莽撞,但是并不真的莽撞,刚刚那一斧头他把自己的身形都掩藏在斧头后,最大程度上避免了被何奥偷袭。

    何奥听到他的话,并不发言,而是回到了已经被斧头击碎的墙壁前。

    悍匪的能力要有一个蓄势的阶段,杀的人越多,实力越强,此刻何奥周围已经没有了敌人,也没有杀人蓄势的环境。

    两相对比之下,此消彼长。

    胡文的战斗力原本就不如狂战士,而狂战士随着狂化度加深,实力还会继续增长。

    诺丁退到了远处,看着何奥并不接狂战士的招,随着时间增长,狂战士的力量越来越强,他叹了口气,拿出卫星电话,

    “看来这家伙会死在这里了。”

    狂战士和何奥的追逐继续上演,何奥从头到尾没有出过一招,而是一直闪开狂战士的招数。

    此刻原本的镇长办公室大部分都被狂战士拆成了废墟,随着狂战士狂化程度的加深,他速度也进一步加快,原本何奥似乎有着较大优势的敏捷似乎也渐渐被拉平。

    狂战士距离何奥的越来越近。

    “爷爷,那个大叔要打不过了吗?”

    远处的街道角落里,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趴在墙壁后,小心的注视着远处的战局。

    她正是昨天晚上第一个给何奥送花的女孩。

    她的眼睛跟不上何奥和狂战士的速度,但是她看起来,何奥似乎一直在被打。

    “唉,大概率是要被打死了,都不是什么好人,死了就死了。”

    在她身后,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叹了口气。

    “可我觉得那个大叔是个好人。”

    小姑娘缩了缩头,轻声道。

    “唉···”老人看着何奥的身影,似乎想起来何奥的所作所为,今天早上他也是给何奥送早饭的人之一,“哪怕他是个好人,他也要被打死了,这个世界上好人活不长的。”

    他一手柱起拐杖,一手牵起孙女的手,“姑娘,我们走吧,不然待会儿他们打得发了狂,我们跑不掉的。”

    他牵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没有牵动孙女的手。

    女孩趴在墙上,手指死死的抓住斑驳的墙面,目光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战斗。

    明亮的黄色几乎布满了狂战士的眼睛,他与何奥的距离越来越近。

    巨大的斧头影子死死的追着何奥的脚步。

    迫近他的脖颈。

    ------题外话------

    有点卡文,稍晚,晚上应该还有。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