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的老婆不可名状

    同一时间,光明市。

    胡老合上眼睛,手指无意识地敲击桌面,半晌后他起身,走过典雅的回廊,来到枯木藤椅的后面。

    他低头弯腰,视线没有丝毫上移:

    “救世主冕下,神不会降临于此。”

    “唔。”

    枯木藤椅上的老人开口,声音沙哑粗粝。

    扈从胡老已经很老了,但是这位坐在藤椅上的第六生活圈守护者,更加苍老。

    这位被尊为“救世主”的老人,皮肤无一处不充满皱纹,头发雪白,身材句偻却瘦高,如同即将倒下的枯木。

    但谁都知道,救世主不会倒下,作为现如今联邦二十八大生活圈守护者里年岁最大的存在,救世主的前半生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早已练就平湖一般的心境。

    但救世主也承认,在刚刚过去的那数秒内,他的心跳稍稍快了一丝。

    神的降临,对联邦来说,无异于天灾。

    当然,那片竹海上方的神之触手,在老人眼里和蝼蚁没什么区别,可面对竹林的主人,这位救世主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在刚才的刹那,如同朽木的老人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他曾发过誓,在自己陨落前,第六生活圈不会被毁灭。

    “救世主大人,帝天那小伙子可真强,这个年纪,就已经背负天命了……”

    “和他父亲,以及他早夭的大哥相比,还是差了一筹。”

    胡老哑然,帝无悔横扫同代无敌,他的长子天赋恐怖到“天地不容”,都是绝顶才情的代表人物,帝天确实逊于他们。

    “救世主大人,您在担心什么?那些神之触手么?就算帝天拦不住,只要您出手,也不过弹指可灭罢了……”

    “那些被冠以【神】之名的触手,已经被粉碎,力量不及其本体之亿万之一,当然不足为惧,真正令人敬畏的,是那片竹林啊。”

    苍老的救世主澹澹开口,便再没说话,只是心思如电光急转,仔细推敲整件事。

    因为波及全联邦的“参赛者袭击事件”,联邦政府插手,提高了疯狂十月复赛的受控程度。

    ——各大城市可以让参赛者在危险的环境中比赛,但是必须强有力地掌控整个赛场,以免再发生意外。

    光明市在再三斟酌后,选择了使用流光之珠,没有什么比过去投影到现代更可控的事了,大不了关闭流光之珠,让过去的幻境消失。

    况且救世主坐镇于此,基本不可能发生意外。

    可意外,确确实实已经发生了。

    这次流光之珠投影的过去时空,居然有神的残余。

    当然,这些破败枯朽到极点的触手,并不会让救世主惊诧,真正令他心生死战之心的,是那片绿色的竹海。

    更准确的说,是竹海深处的玉解愁!

    救世主是知道玉解愁的,对这位武道之祖,他一直怀有敬畏和防备的双重心态。

    玉解愁到底是不是人类,如今的联邦还难有定论,其滔天功绩虽不可抹杀,但如果真如【创世牌·梦】上显示的那样……

    刚才的第六生活圈,真有可能在一瞬间毁灭。

    流光之珠投影过去的能力,是随机的,使用者只能圈定一个时间段,至于投影过来的时间点,则凭运气。

    救世主给乌托邦复赛划出的时间段,是整个逆乱时代的三千二百年。

    而玉解愁在这里歇脚游玩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而已。

    接近四万分之一的概率,却刚好被光明市碰上了。

    救世主捏了捏满是皱纹的眉心,看向窗外。

    在如今十月下旬的深秋,整个第六生活圈却春意盎然,鲜花娇艳盛开,暖风阵阵。

    据气象科学家说,这是万年难遇的奇特天文现象,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地理事件。

    在不到十天的时间内,连续发生了两件超小概率事件。

    这是巧合?还是……

    “第一次这么讨厌春天啊。”

    救世主突然开口,声音里夹杂着澹澹的无奈。

    他察觉到了不对。

    ……

    过去岁月的幻境中,沉白和帝天相伴而行。

    在打败漫天的触手后,剩下的路便畅通无阻了。

    帝天依然是散漫的样子,挥拳时战天斗地的霸气消失不见,似乎只是错觉。

    但沉白知道,这位将骄傲埋于心底的同龄人,将会是未来人类联邦不可或缺的巅峰战力之一。

    不过沉白也没有气馁,在见识到同龄人真正的天花板后,他反而更有修炼的动力了。

    有人望山而却步,踌躇在山脚,但总有某些特例,不会畏惧攀登的艰苦。

    当然,猫儿姐的存在也给了他亿点点底气。

    竹林很大,似乎无穷无尽,沉白的帝天在这里过了三个昼与夜。

    【暴君】虽然只是b级能力,但适用范围很广,通过强化泥土的可塑性,沉白总能轻而易举地搭建出很好的小土房,【绝世武神】是s级的战斗系能力,但除了打打杀杀也没什么用,好在帝天是个散漫的人,不会在意外物太多,于是他索性连土房都不搭……

    就和沉白挤在了一个屋子里。

    因为都是大男生,沉白也不拘谨,还特意用老树的枝干做了个上下铺。

    帝天对这种学生式的上下床感到新奇,在上铺翻来覆去:

    “小白,要是我大哥还活着的话,我非要跟他睡一间屋子,也整个上下铺,这样才叫兄弟嘛。”

    “你不怕被大哥揍?你曾说他天赋是联邦真正的顶级……”

    “我宁肯被揍,也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帝天随口说的话,却让沉白愣了一下。

    他觉得再这么聊下去,帝天可能会哭鼻子,于是转移话题:

    “帝同学,你一直是走读?没住过校?”

    “嗯,你懂的,家庭原因,我在第三生活圈那边的地位很高……而且我父亲仇敌颇多,有不少畸变种崽子想手刃我这个小畜生……嘿,他们也配?”

    “畸变种潜入联邦?”沉白想起自己手掌的黑洞,装作不经意道:

    “那很难吧?”

    “难如登天,不仅要自残、抹去畸变种的特征,还要有联邦中地位超高的顶层人物遮掩,内奸这种东西,哪个时代都有。”

    “啧,这帮家伙,日后我封王时,定要绞死这些叛徒。”

    “你会单字封王的,小白,你的左手……呃,算了,这是你的隐私”。

    “那不说这些了,帝同学,男生秉烛夜谈就聊这?没意思!”

    “那说什么?”

    “帝同学,你有女朋友么?”

    “……这太私密了吧……”

    “八卦一下嘛。”

    “没有。”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文静一点的,最好戴眼镜……你呢?”

    “猫耳娘。”

    “好!能恬不知耻地说出自己是个变态的事实,小白你天命有望啊……”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