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鬼神宗主眉心跳动,仙台之中的元神已经是坐立不安,盯着那指点在眉心的草剑锋芒,鬼神宗宗主只感觉毛骨悚然,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立即服软道:‘‘你......你别冲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应无双与赵玉龙二人也都纷纷上前劝慰道:‘‘道友别冲动,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好好相谈.......’’

    而内世界中,其他各大仙门,以及魔门的强者们,都隔空遥望,关注着此间的事态发展。

    看到白少阳雷霆一剑,当着黄泉魔宗宗主应无双与无极魔君赵玉龙二人的面,迅速镇压住鬼神宗宗主,顿时纷纷心神大震,心中震惊不已。

    谁都没有想到,在黄泉魔宗宗主应无双以及无极魔宗宗主无极魔君赵玉龙二人现身阻拦的情况下,白少阳居然还敢出手,而且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鬼神宗主镇压制服。

    这般实力,让人动容,令人震撼。

    一时间,仙魔两道各方强者都有些坐不住了,纷纷出来劝架。

    因为,若是真让白少阳杀了鬼神宗主,那很可能就会掀起第三次仙魔大战。

    到时候,仙魔两道将会再度全面开战,届时必将生灵涂炭。

    ‘‘白道友,有话好说,还请顾全大局,不要冲动.......’’

    就连仙道门派,都有强者现身劝阻,苦口婆心。

    白少阳眸光一转,就看到四面八方,仙魔两道,各大宗门的强者穿越虚空而来。

    他神情平静,手中草剑指着鬼神宗主的眉心,淡淡的道:‘‘犯了错,便要承担后果,尔等各方门下小辈,追杀我少清剑派弟子秦长生,本座可以不与他们一般见识,但,老一辈的人却也不要脸皮,肆无忌惮对我少清剑派门人出手,是当我少清无人,当我少清剑派好欺负吗?’’

    众人闻言顿时纷纷面色一怔,这才明白过来,白少阳此番如此大动干戈,如此强势霸道的只身一人杀入鬼神宗内,要斩杀鬼神宗主,居然只是为了此事,为了一个小辈弟子。

    众人纷纷沉默。

    白少阳环视一圈四方之人,最后低头看着面前被镇压的鬼神宗主,语气平静的道:‘‘你以为,我要杀你,他们就能阻止我吗?’’

    鬼神宗主顿时面色一变。

    在场仙魔两道大能强者,也都纷纷目光一凝,盯着白少阳。

    ‘‘白道友还是不要冲动,莫要意气用事。’’

    ‘‘此间之事,的确是鬼神宗主过错在前,不过你已经斩落他一条手臂,此事还不能作罢吗?’’

    黄泉魔宗宗主沉声道。

    ‘‘不够!’’

    白少阳语气冷厉,威严无双:‘‘他用哪只手,对我门人出手,我便斩落他哪只手,但他却将断臂重塑,显然是很不服我斩落他一条手臂,不服这个代价!’’

    ‘‘噗!’’

    下一刻。

    就在白少阳话音刚落,一道剑光陡然迸发而出,蕴含可怕的剑意,比之此前那一剑更加恐怖,一闪而逝,瞬间便将鬼神宗主先前重塑的断臂再度齐根斩落下来。

    在那断口处,有可怕的剑意流淌,还蕴含某种特殊的规则之力,不断的撕咬着鬼神宗主断口处,阻止他断臂重生!

    ‘‘啊......’’

    这一剑太快了。

    直到鬼神宗主的断臂掉落下来,鬼神宗宗主才后知后觉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在场众人顿时纷纷面色一变,急忙就要出手,白少阳手中草剑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指在鬼神宗主眉心。

    他环目四顾,眼中无惧无畏,平淡如水,一字一句的道:‘‘你们不必紧张,本座此番只是断他一臂,便是已经给尽了诸位面子,已经手下留情!’’

    ‘‘此番,本座便是要在此立下规矩!’’

    ‘‘年轻一代的争斗,自古以来都是让他们年轻一代自己去解决,老一辈,不得插手,这是亘古以来的规矩,谁敢坏了这个规矩,不顾身份对我少清门人出手,本座定会再度登门拜访!’’

    说到这里,白少阳的身形忽然溃散开来,化作一缕青气,消失不见,而他手中那口锋芒毕露的绝世杀剑,也变回原形,化作一株普通的杂草,自空中缓缓跌落。

    在场之人看到这一幕,莫不瞳孔收缩,眼中满是惊疑与震撼,随即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身外化身?!’’

    ......

    少清剑派,少清天宫之中。

    少清剑派掌教白少阳依旧盘膝而坐,深邃的眼眸看着眼前虚空中呈现出来的画面,看着众人那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随手一拂衣袖,眼前的画面便是消失不见。

    他不再去理会各方的反应,重新闭目打坐起来,仿佛先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谁都不会想到。

    那方才杀入鬼神宗内,与鬼神宗主激烈争锋,并且当着黄泉魔宗宗主应无双,以及无极魔宗宗主赵玉龙二人的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镇压住鬼神宗主的少清掌教,不过是他的一缕身外化身。

    他的真身,自始至终不曾下山,不曾走出过少清天宫半步。

    ......

    鬼神宗内,各方强者心中都掀起了轩然大波,久久无法平静。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尤其是魔门之人。

    谁都没有想到,沉寂多年的少清掌教,其实力居然已经强大到了这般地步,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就连仙道各大门派的掌权人,也都神情动容,忍不住看向少清剑派的方向。

    ‘‘姓白的隐藏的可真深呐!’’

    五行宗主忍不住深吸口气,深深的看了少清剑派的方向一眼,感叹一声,无声退去。

    玄天宗主唐牧天也眸光闪烁,看了少清剑派方向好一会儿,最终也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其余各大仙门强者,也都相继退去,不再久留。

    鬼神宗内,只剩下魔道十门。

    ‘‘白少阳!白少阳!!!你安敢如此辱我,啊啊啊啊啊啊!!此仇不报,我鬼天仇誓不为人!’’

    鬼神宗主仰天怒吼,双眼之中满是狰狞的血丝。

    他的右臂,彻底断了。

    白少阳那一剑,残留的剑气与剑意,还有那神秘强大的规则之力,犹如跗骨之蛆,附着在他肩膀断口处,阻止他的血肉生长,阻止他断臂重生。

    这意味着,从此往后,他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右臂!

    除非有朝一日,他的法力,修为,道行,强过白少阳,将白少阳那一剑留在他伤口处的剑气与剑意磨灭,将那神秘规则消蚀,他才能重新重塑断臂。

    亦或者,他彻底放弃自己这具肉身,元神出窍,重新夺舍一具肉身!

    但,夺舍他人肉身,有一定风险不说,灵魂与肉身的契合度,终归是不如自身的。

    而失去一条手臂的他,实力毫无疑问会因此受到影响,下降一大截!

    如今的他,其实力恐怕已经是十大魔门的宗主门主中垫底的了。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