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人在型月,死徒开局

    “居然有从者率先动手了——?!”

    远坂时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那道以太洪流是做不得假的,只要不是双目失明都能清晰的看到,而且根据散步在冬木市的其他使魔报告,出现疑似从者的波动已经超越了十处。

    自己原本的计划是与身为弟子的言峰绮礼合作,做出assassin被消灭的假象,然后一明一暗,七骑从者自己独占其二,与其他的御主相比,优势不是一般的大,只可惜随着使魔传来的报告,自己的计划似乎还没有实施就夭折掉了。

    “计划暂停,后续行动等待通知。”

    他连忙给自己的弟子言峰绮礼发送消息,既然可能出现十数骑以上的从者,那么自己的战略也要随之做出调整,至少也要先搞清楚圣杯战争发生了什么变故。

    当然身为传统魔术师的远坂时臣不可能使用现代的科技,他最擅长使用的远距离通信手段是远坂家的独传秘术,即他们世代继承下来的宝石魔术。

    那是一种类似于共振原理的装置,在振锤的放置有蕴含着魔力的宝石,并且通过吊绳结构将宝石用魔水润湿,当宝石滚轴前端写字的话,与之共振的另一块宝石就会复刻相同的行为,写下一模一样的文字。

    当然这种装置如果放在几百年前,确实代表着无与伦比的先进,但放在现在,甚至几十年前的话,都已经是被时代所淘汰的老古董了,明明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偏偏要弄的如此繁琐。

    另外运用魔术的手段进行通讯,基本就相当于暴露在了米凯尔的眼皮子底下,甚至直接动手篡改通讯的内容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此时身在圣堂教会的言峰绮礼拿起了墨迹未干的罗林纸,浏览着上面的内容。

    “行动目标改变,目标地点冬木市公共陵园。”

    他眉头浅皱,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将assassin派遣到信息中提到的那个地址去。

    ………

    ………

    “从者caster,姓名为陈宫,字公台,会被召唤也是种缘分,愿我们能长久的配合下去。”

    看着眼前的这名有着深褐色皮肤,羽扇纶巾,气度不凡的青年出现在魔术阵上时,狮子劫界离不禁松了口气。

    原本第一次自己的召唤都已经失败了,就连代表御主身份的令咒都消失不见,只不过就在几分钟前已经消失的令咒再度浮现,于是他也顺势开始了第二次召唤。

    与第一次的失败不同,第二次自己成功的召唤了这名叫做陈宫的英灵,而且陈宫这个名字……熟读过东方那本《三国演义》的他自然知晓陈宫的身份。

    因为理念不同而与曹操分道扬镳,成为了飞将军吕布的军师,最后践行了自己的理想而死去。

    至于狮子劫界离为什么会从欧洲跑到冬木市来参加圣杯战争……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

    由于俩个孩子的接连夭折,失望透顶的妻子最终还是和他离了婚。在酒吧借酒消愁的狮子劫界离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写着来到冬木市参加圣杯战争,就能解决自己的困扰。

    虽然感觉十有八九是无聊的骗子,但抱着最后的那一份希望,他还是来到了冬木市。

    召唤从者的触媒也是和信一起被送来的,另外还附带有一张古铜色的空白卡片,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但是狮子劫界离百分百可以确信那是一个魔术礼装。

    身为一名成熟的魔术师,他怎么能把不知道具体用途的魔术礼装带在身上。所以为了安全起见,狮子劫界离就在来的路上就把那张卡片丢掉了。

    ………

    “居然是地下的墓地吗?主公的选择还真是独特,不过如果是死灵魔术的话,这个选择倒是能理解呢。”

    陈宫打量着周围的景象,然后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御主身上。

    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身材壮硕结实,可以看出来是健身爱好者,长相看起来有些粗犷凶狠,但眼中带着一抹黯然,应该是遭受了什么沉重打击,身上还散发着微弱的死灵气息,那是长期御使死灵魔术留下的痕迹。

    “不过既然是参加战争的话,御主你可以随意的称呼我为陈宫就好,战场上名称越短越不容易犯错。不过,太短有时候也是问题。”

    “那么,陈宫………”

    狮子劫界离看着自己滔滔不绝的从者,欲言又止。而且提到战争的时候,陈宫的眼中都闪烁着奇异的光彩,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危险分子。

    “你知道我的身上的魔术刻印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不过在心里犹豫了下,他还是问出了自己的困扰。

    狮子劫家很早以前就开始了衰退,魔术刻印也几近消失,如果不是当初的某一代家主和那个家伙签订了契约,恐怕狮子劫家早就没落了。

    但这并非是没有代价的,继承了魔术刻印的自己不会拥有后代也许就是代价之一,自己无法找出来问题,魔术刻印这种家族私密也不方便去求助时钟塔,也许身为caster的陈宫可以帮助到自己。

    “嗯——魔术刻印出现了什么问题?”

    陈宫抚摸着狮子劫界离手臂上的魔术刻印,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后,陷入了沉思。

    狮子劫界离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抱歉,主公。以我的魔术造诣,最多也就能分析出来御主的魔术刻印似乎发生了毒化的现象,但如何解决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等一下,我的魔术刻印毒化了……?!”

    “没错,这是一种不知名的毒素,不过刚好在御主你的体内保持无害化,如果移植到其他的肉体上,就会形成致命的毒素,不仅如此,我还在这个魔术刻印的上面感受到了诅咒的气息。”

    “诅咒与毒素嘛……”

    狮子劫界离低下了头,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迄今所经历的一切就说的通了。自己的父亲还找了个稍微继承了狮子劫家血脉的远亲家女孩给自己做养女。

    如果陈宫的话是正确的,恐怕那个孩子如果在移植魔术刻印时,也会因为毒素而死掉的吧。

    “放心吧主公,只要下达命令,无论什么样的问题都能给予解决,这就是军师的工作。”

    陈宫手握竹简,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把想要行刺主公的毛贼解决掉比较好。”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