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79章制服+养娃番外

    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

    在她们婚礼这年年末,一场席卷全球的大型流感传播开来。

    车夏云正好高考填志愿。

    阴差阳错之下,她被调剂到生物工程专业,又走上了科研的道路。

    连续两年,这场大型流感都没有任何平息的症状,国内各大企业都受到极大的冲击,车氏集团也无法避免。

    整体经济状况持续低靡,形势所迫,车氏集团开始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

    马清钰毕业后重回管理层,和向竹英一起共渡难关。

    第三年,一场大雪过后,地球仿佛被天使施加了免疫光环,新型强效疫苗问世,能有效防控99%的病毒及其变异植株,人们感染病毒的症状越来越轻,到最后只是会流两天鼻涕,打几个喷嚏罢了。

    全球各行各业都迎来了阳光明媚的春天。

    车夏云能正常往返学校和家里,马清钰也不用天天在书房开远程会议,整天为了集团经济效益犯愁。

    啾啾这几年宅在家里肥了一圈,走猫步都有些滑稽,小屁股一扭一扭的。

    车夏云这几年不长个子了,但是五官却更有棱角了,褪去了之前的青涩,更像大人了。

    用许姨的话来说,越长越像车棠了,尤其是那双眼睛,不管经历多少事,始终是澄澈透亮的,永远给人一种纯白的少年感。

    马清钰还没回家,车夏云抱起啾啾使劲搓她的毛,“啾啾啊,你怎么变成肥啾了,爸爸都摸不到你的下巴了。”

    啾啾懒得理她,眼睛都是半闭着的。

    车夏云揉了揉啾啾圆滚滚的小肚子,寻思着给她找个减肥的方法,“啾啾啊,爸爸给你买个猫猫跑步机好不好,多锻炼身体。”

    啾啾小耳朵动了动,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车夏云抱着啾啾去健身房,蹲下来把她放到体重秤上,可不得了,都12kg了,“啾啾你怎么这么胖?!”

    啾啾抬起爪子巴拉了下耳朵,“喵~”该死的人类,别打扰本喵星主休息。

    车夏云一脸不可思议地抱起啾啾又称了一遍,“真的这么胖!”

    她想着宠物医生嘱咐的,6kg左右就差不多了,现在啾啾都胖了一倍,得早点安排给她减肥了。

    这么一想,车夏云强行把啾啾扔到跑步机上,不顾她的挣扎,抓起来又放回去。

    啾啾叫得撕心裂肺,眼泪汪汪的,“喵~喵~”

    车夏云朝她摇了摇手指,“不行哦,必须减肥,不然不准吃晚饭。”

    啾啾呲了呲牙,飞速往健身房外窜去。

    好家伙,怎么逃跑的时候就这么矫捷了,车夏云连忙追上去。

    眼看啾啾就要跑出健身房了,门口突然多了两条大长腿。

    啾啾来不及刹车,一头撞在了大长腿上。

    马清钰低头一看,啾啾两只前爪巴拉着她的脚踝,两眼冒金星。

    车夏云蹲在地上,想把啾啾抱回去,“啾啾跟爸爸回去跑步,你瞧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但是啾啾这只猫精抱住马清钰的腿就不撒手,可怜兮兮的,“喵~”

    马清钰弯腰把啾啾从地上捞起来,顺了顺她的毛,“好沉,她多重了啊?”

    车夏云伸出一根手指,“12kg,整整超重了一倍。”

    马清钰若有所思地挠了挠啾啾的小下巴,“那确实得给她少吃点了。”

    车夏云一脸悲痛地看着啾啾,“你看她,胖得都没脖子了。”

    “噗,”马清钰被她逗笑了,“猫猫本来就没有脖子啊,有也不怎么能看出来。”

    车夏云一连串控诉啾啾,“但是啾啾和其它猫猫不一样,她甚至胖到下巴连着胸口了。”

    啾啾瞪圆了眼睛盯她,“喵~”是谁在说本喵王的坏话。

    马清钰抱着啾啾一顿揉搓,“好啦,猫猫胖点手感好,你别天天逼着她去跑步机。”

    车夏云暂时放过了啾啾,但是往后几天可就没她好受的了。

    吃晚饭前,许姨拿出一个快递给马清钰。

    车夏云瞥了眼那个纸箱子,“买了什么啊?”

    马清钰把箱子放到边上,“待会吃完饭上去拆。”

    车夏云有些好奇,但没主动去看,“哦。”

    晚饭她们倒是越吃越简单了,逐渐对食物少了欲望。

    简单的番茄炒蛋,浇在饭上一拌,超级香。

    马清钰去开了瓶红酒,“小酌两杯?”

    “好啊,”车夏云接过高脚杯,和她碰杯,“干杯。”

    不知不觉间,酒就喝完一瓶了,桌上的饭菜也吃得干净。

    车夏云脸上红红的,微醺,嘴巴也格外红润。

    马清钰抱着快递箱拉她上楼,“拆快递咯。”

    车夏云一屁股坐在地毯上,盘膝坐着,仰视着她,“你拆吧,我看着。”

    马清钰蹲在她身边拆快递,“猜猜是什么?”

    车夏云想了下,指着自己,“给我的吗?”

    马清钰点了点头,“有你的也有我的。”

    车夏云微微思索,“衣服鞋子手办?”

    马清钰眼睛一亮,“第一个就猜对了哦。”

    车夏云往箱子里望去,“又给我买衣服啊?”

    说起来她的衣服,以前是许姨给她采购的,现在变成了马清钰,她自己很少买衣服。

    马清钰神秘一笑,“这个衣服可不能随便穿出去哦,只能给我看。”

    车夏云被她勾起了好奇心,“什么衣服啊?”

    马清钰眨眨眼睛,“我说了你穿给我看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车夏云其实已经大概猜到她买的什么衣服了,但是毕竟都老夫老妻了,也没什么可害羞的,“嗯,穿给你看。”

    马清钰拿出豹纹套装,在她面前晃了晃,“说好了穿给我看的哦。”

    车夏云看着她手里那两块一看就凉快得不得了的布料,嘴角一抽,“我穿这套?你呢?”

    马清钰合上纸箱,“你先穿给我看,待会我也去换上,你肯定很喜欢。”

    车夏云勉为其难的接过她手里的“衣服”,“好吧。”

    马清钰把她推进换衣间,“别磨蹭了,还有道具呢。”

    豹纹套装只有两部分,上衣是一件很短的裹胸,露肩露锁骨还露脐,裤子就是热裤,短到大腿根。

    车夏云换好之后,羞耻得都不敢出换衣间。

    马清钰探头往里望,“不错啊,换好了干嘛不出来?”

    车夏云欲哭无泪,“我穿这个不合适。”

    马清钰把她拉出来,视线定格在她的马甲线上,“很合适啊,怎么不合适了,豹豹就是身形修长,有肌肉线条,看起来很有力量感的那种。”

    车夏云双手双脚爬上床,直挺挺一躺,什么烦恼都没了。

    马清钰把她拽起来,“站在这不准动,别想摆烂。”

    车夏云低头盯着自己身上少得离谱的衣服,浑身不自在。

    马清钰勾了下她的下巴,拿出另一套衣服,“在这里等我哦。”

    车夏云定睛一看,毛茸茸的一大团,猫猫制服。

    马清钰很快换好衣服出来,手里还拿了个小皮鞭,优雅地走着猫步,身材前凸后翘,裹胸和热裤上都覆盖着一层毛茸茸。

    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鞭子,塞给车夏云,“这个鞭子应该是你拿的,我搞错了。”

    车夏云手一抖,皮鞭掉在地上,她滚了下喉咙,“鞭子就算了吧。”

    马清钰弯腰捡起皮鞭,两头并拢合成圈,“那,皮鞭不要的话,项圈可以吧?”

    车夏云有些口干舌燥,面向她低下头。

    马清钰踮脚把自制的项圈套在她的脖子上,轻轻一拉,“好了。”

    车夏云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我们现在要干嘛?”

    马清钰拽着项圈往后退,带着她倒在床上。

    车夏云下意识托住她的腰。

    马清钰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侧脸,轻启红唇,“能干嘛?”

    “遵命,喵殿下。”

    *

    四月清明节,车夏云给许姨她们放了几天假回家休整,自己也去了趟墓地,看望远在天国的爸爸妈妈。

    马清钰这几天身体有些不舒服,车夏云没敢让她一起来。

    “爸妈,有件事情一直没敢跟你们说。”

    车夏云跪在墓前磕了三个头,低声念叨着,“记忆里,儿时的父爱母爱,是我反复回想还是会很羡慕的。我羡慕自己能有这么好的家庭,羡慕自己能有好几个知心的玩伴,羡慕自己能被清钰看中……羡慕到自私啊。”

    “自私地一直霸占着这个位置,自私地霸占了清钰对我的爱意……我总是会惶惶不安,幸好老天还是公平的,这一切都是当下属于我的结果,我的,也是你们女儿的。”

    穿书的事,一直是车夏云心底藏得最深的秘密,她其实也很清楚,马清钰喜欢上原主早于她自己,但自己来了之后还是不可置否地喜欢上了她。

    有人说喜欢是霸占,爱是克制。

    车夏云就恰好相反了,喜欢的时候拼命克制,爱上了就不敢放手。

    在此之后,日子比较安宁,她们都没有刻意避孕,不久之后,马清钰就出现了怀孕反应。

    吃什么东西都想吐,有时候闻到饭菜的味道都会难受,车夏云愁的焦头烂额,“生宝宝怎么这么麻烦啊,我们别生了好不好?”

    马清钰笑了下,轻抚着小腹,“小宝宝要是你知道你这么嫌弃她,肯定也很难过呢。”

    车夏云双手合十,“求求了,宝贝,你手下留情吧,别折腾你妈妈了,爸爸心疼。”

    马清钰随意地翻着育儿书,“书上说,这些其实都是正常反应,个人体质不同,反应有强有弱罢了。”

    车夏云狠心说,“最后一次,一定没有下一次了,咱们有一个宝宝就够了。”

    马清钰噗嗤一笑,“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爸妈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小时候没有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总是孤孤单单的。”

    车夏云举起啾啾挥了挥她的小爪子,“有啾啾陪宝宝玩呢,而且我们很早之前就说要再去养只狗狗的,也没有去养。”

    马清钰戳了戳啾啾的胖脑门,“这哪能一样,啾啾看起来就笨笨的,很好欺负的样子。”

    “诶呀,”车夏云有些烦恼,“能不能一次生两个宝宝啊,这不就好很多了。”

    马清钰拉了拉她,“别想太多,你不愿意就算了,一个小宝宝也挺好的。”

    车夏云叹了口气,“我好好考虑一下吧。”

    怀孕到生宝宝中间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只能清心寡欲,车夏云也是憋疯了,晚上抱着马清钰睡觉心猿意马,白天又只能盼着小宝宝早日出生。

    临近生产,她就更担忧了,手机里一刷全是#生孩子必须要注意的事情##这些关于生孩子的雷区一定碰不得,否则后悔一辈子#

    马清钰生产的那晚,车夏云陪在她身边,彻夜难眠,从晚上七点去医院,到第二天早上九点才顺产。

    护士立马抱着孩子出来报喜,“是个女孩。”

    新生儿都是浑身通红,眼睛也睁不开,张开嘴就是哇哇哇地哭,皮肤皱皱的,脑袋上稀疏几根毛贴着头皮,丑丑的。

    车夏云看到一脸虚弱的马清钰就更加嫌弃这个“相貌平平”的宝宝了。

    马清钰很疲惫了,但还是勉强睁开眼睛望她,“宝宝呢?”

    车夏云轻手轻脚抱起来给她看,“这儿呢。”

    马清钰仔细看了好几眼,“她更像你呢。”

    车夏云震惊得嘴巴都张开了,这么丑的小孩子,不可能像我,但是她转念一想,也不可能像马清钰啊,只能勉为其难地应下,“……嗯。”

    过了两三个月,小宝宝长开了,大眼睛圆溜溜的,白白胖胖,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车夏云抱着舍不得放,看着移不开眼睛,真香。

    马清钰坐完月子下了床,找了私教定制锻炼计划,恢复身材。

    啾啾发现家里多了个成员之后,也时常趴在小宝宝的摇篮旁看,和宝宝大眼瞪大眼。

    车夏云摇着摇篮哄宝宝睡觉,啾啾也学着把爪子搭在摇篮上摇。

    这几天她们准备给宝宝取个名字上户口。

    车夏云把字典翻了个遍都没什么思路,一拍脑袋先给她取了个小名,“就叫朝朝(zhao第一声)吧,我们朝朝小公主最可爱啦。”

    马清钰有些苦笑不得,不过小名的话,念着顺口也就够了,“朝朝也不错。”

    车夏云美滋滋地抱着小朝朝,“嗯,你给她取大名吧,我不会取名。”

    马清钰说,“那就叫瑾娉吧,车瑾娉。”

    然后小宝宝就有了自己的名字。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宝宝也渐渐长大,长了乳牙,学着说话了,也渐渐能走路,车夏云和马清钰还专门抽时间给她布置了一个小房间。

    许姨每天陪小朝朝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了。

    小孩子哪里都好,就是晚上太黏了,不懂事的时候倒还好,懂事了就哼哼唧唧要黏着爸爸妈妈一起睡觉,不一起睡就掉眼泪。

    车夏云已经一个月没和马清钰有机会爱爱了,整天愁眉苦脸的。

    马清钰自然知道她想做什么,笑话她,“没出生的时候嫌弃朝朝,出生了恨不得把她捧在掌心,你可真是。”

    车夏云也无奈啊,“那是我们的宝宝啊,我怎么舍得看她哭。”

    马清钰敲她脑袋,“都说了你不要惯着她,小孩子都黏大人。让许姨带她睡觉,等上学了就让她自己睡。”

    车夏云听着她说的话,隔了好几天才下定决心。

    下午马清钰回家,车夏云已经在陪小朝朝玩了,“朝朝小公主啊,你今晚上和许奶奶睡好不好呀,爸爸和妈妈有小秘密要说。”

    朝朝睁着大眼睛萌哒哒地看着她,没理解她的意思,呆呆地喊了声,“爸爸。”

    车夏云又有些不忍心了,“朝朝。”

    朝朝一不小心看到马清钰了,放下玩具扬起手就准备走过去,清脆的童声很是可爱,“妈妈。”

    车夏云赶紧跟她屁股后面护着她别摔到了。

    马清钰急忙走上前抱起她,“朝朝宝贝,想妈妈了没?”

    朝朝使劲地点头,“想!”

    马清钰亲了亲朝朝的小脸蛋,“真乖。”

    车夏云眼巴巴地看着两人。

    她也好想亲亲马清钰,但是小孩子还在这呢。

    马清钰和朝朝玩了一会,看向她,“小孩子哪懂你刚说的意思,晚上我把她送去许姨那吧。”

    车夏云眼睛一亮,“好。”

    马清钰笑她,“你啊,这么心软,真不适合教养小孩,老是惯着她。”

    车夏云忍不住反驳,“因为朝朝听话啊,不然我可会生气的。”

    晚上吃完饭没多久,朝朝就哈欠连片了,小孩子睡得多,晚上八点能睡到第二天早上十点。

    马清钰抱着她去许姨那,车夏云怕小朝朝又拉着她的衣角掉眼泪,就先回房间了。

    二十个小时后,马清钰回来了。

    车夏云看了看她身后,没有跟屁虫也没有哭声,“朝朝睡着了?”

    马清钰点头,“我答应她以后如果跟许姨睡的话,我和你就轮流给她讲睡前故事,小家伙还挺开心呢。”

    车夏云顿时松了一口气,“还是你厉害。”

    马清钰搂住她的脖子,吻在她的侧脸上,轻哼着,“今晚上?”

    车夏云反手合上门,揽着她倒在床上,“那是当然。”

    屋内一片混乱。

    加上第二天是周末,可以肆无忌惮地睡觉,她们就更疯狂了,压抑了一个月才释放出来,互相给彼此留了很多印子。

    半夜,两人都累得睡着了,房间里一片狼藉,小玩具和衣物散落了一地,没来得及收拾。

    第二天早上,太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

    车夏云有些朦胧地起身拉好了窗帘,又没羞没躁地抱着马清钰继续睡。

    睡了不知道多久。

    咚咚咚,敲门声持续不断,许姨抱着朝朝站在门口,左右为难。

    车夏云翻了个身,没穿衣服就坐了起来,头发也是非常凌乱,“谁啊?”

    许姨听她应声了,稍稍舒心,“朝朝到处找你们呢。”

    小朝朝一听到她的声音,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下来了,哭着喊爸爸妈妈。

    车夏云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一下子就清醒了,“朝朝乖,朝朝不哭,爸爸妈妈很快就来你玩。”

    马清钰也赶紧从床上坐起来,随意套了件睡袍,径直去开了门。

    车夏云看着地上的东西,猛地愣住,“你先别开门。”

    但是马清钰已经抱着朝朝小声安慰了,“朝朝不哭了啊。”

    许姨还在门口站着呢,地毯上什么都有,乱七八糟的,车夏云尴尬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捡哪个好。

    马清钰回头望了她一眼,也看到地上的东西,脸上发热,“你赶紧收拾一下,我陪朝朝一会。”

    许姨哪还不懂她们昨晚干什么了,笑着下楼去了。

    朝朝止住眼泪不哭了,趴在马清钰怀里四处望着,盯住车夏云,小手在空中舞着,“爸爸,抱抱。”

    车夏云赶紧起来抱抱她,小朝朝有爸爸妈妈陪着就安分多了。

    但是她们留在地上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收拾。

    两人一晃神,朝朝就拿起了一个她们昨晚上用过的小玩具在手里玩了。

    车夏云赶紧拿其他东西换过来,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马清钰都忍不住捂脸,“幸亏她现在还小。”

    车夏云也没脸直视朝朝了,“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全书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