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84章 生日愿望

    既然得知栗玦有重要的饭局要赴, 小王也没亏待自己,晚饭做了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长寿面,呼啦呼啦地装进肚里。

    洗洗弄弄完, 王语非点亮床边的小夜灯,四周昏沉下来。

    夜色那样静,唯有阳台的纱窗扑簌簌地漏进雨声和风声。

    王语非披上外套走进阳台,斜雨密如织, 延绵了近乎整日。

    夜晚八九点的时间, 正是人们在家活动的高峰期。

    王语非拄着下巴趴在窗边观景, 逐渐逐渐地, 焦点模糊了去。

    风雨中濡墨一般影绰了边沿的住宅楼, 都在一遍遍的搅扰、剐蹭和冲洗中变换着面孔。

    她所依恋的人啊,有一点倔强,有一点耿直, 此时却是在交杯不交心的酒桌上与人虚与委蛇。

    华西铭让她放心, 有他陪护在侧替栗总挡酒,但小王很清楚, 有些问题不想答, 有些话题不想说时,闷一口酒是最快捷的解决方式。

    王语非垂下眼睫,将阳台的门窗锁好,扯上遮光的布帘,回到了温暖的内室。

    她绻膝坐在床上,从八点多到十一点多, 三个小时。

    不知怎的,时间从一头流向另一头,流得好快好快。

    其间, 她明明什么也没做,近乎一动不动,连划一下手机、去一下厕所都没有,但三个小时确是如此转眼而过。

    直到她听见楼梯间窸窸窣窣的响动,而后是两下沉重的敲门声。

    小王才揉揉脑袋,醒转过来,原来牵挂一个人是足以令她放下手上一切的。

    僵坐太久,她的腿有些泛麻,踉踉跄跄地前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醉鬼搀扶着另一个醉鬼,却因为男女有别而不知道将手往哪放。

    就着楼道里昏黄的感应灯,酒意醺染、面色嫣红的栗玦斜斜地歪靠在白墙边,她的一只胳膊正被身旁的华西铭半扯着。

    见到小王的这一刹,华西铭如释重负,口气里还有那么点小骄傲:“小王,我把栗总给你安全带到家了。”

    仿佛尽心尽职的骑士一路披荆斩棘,护送公主送来到王子身边?

    王语非微微点头,左手施力,圈起栗玦不盈一握的纤腰,将人带进怀中。

    栗玦的下巴抵着她的肩窝,轻轻蹭过,出门前一丝不苟挽起的发丝散落了几绺,一丛一丛地撩拂着王语非光滑的脖颈。

    衣袂交缠间,如墨青丝将栗玦的肌肤衬得白脂若玉,秀色勾.人。

    因着栗玦此时的重心全倚着她,小王略有吃力地对华西铭道:“华特助,你醉得有些厉害啊,要不先进来缓一缓?等清醒一些,我再给你叫车回家。”

    个人人身安全这方面,其实男女都一样,小王是个爱操心的性子,自然不能放任华西铭临近半夜醉醺醺地独自回家。

    “小王啊,你太小瞧我了吧!”喝醉酒的华西铭不仅大舌头,说话的口气也变得与往日不同,更张扬更自我了,“我怎么把栗总给你带过来的,我就能怎么回家。”

    他冲一脸愕然的王语非扬了扬手,一个麻利的转身按到了电梯外的下行键。

    “可是......”小王还有碎碎念的趋势。

    华西铭背身,觉得吵扰,不耐烦地道:“再倒霉的时候,我都没怎么,不至于折在这一次。”

    “那你有事打我电话,我还不准备睡。”

    “安了安了。”

    随着“叮”的一声提示音,华西铭摇摇晃晃进入电梯,消失在王语非的视野中。

    抱着怀里的人儿立在门口,栗玦一边抬起双臂揽住她的后背,一边不满地嘤.咛出声:“冷~~”

    王语非心瓣狠狠一颤,连带着身形都有些不稳。

    原来......

    酒意缭绕之下,还会给素日禁.欲的人平添一份媚意么……

    王语非借吞咽口水的过程定了定心神,赶忙用后背将大门靠上。

    没有了类似穿堂风的吹送,栗玦适意地哼唧了一声,继而双手从两侧撑起,推开了王语非箍着她的动作。

    “别摔了。”小王紧张地跨前一步,伸手搀她的胳膊。

    “不将。”栗玦纤指贴着头皮,将散乱的发往脑后梳,露出一双浅淡的眸子,眼神清明。

    “呃,我还以为你醉了......”

    “外面寒气重,我只是想你抱抱我。”

    小王:“???”

    分明没有喝酒,小王的脸在栗玦落下尾音后迅速涨红,比面前真正喝了酒的人更盛。

    这人啊……

    开会时是这张脸,说情话时还是这张脸,一本正经地撒娇什么的......

    真是要了小王的老命!

    “擦擦你的口水。”栗玦坐到王语非的床上,只沾了一点床沿,侧首冲正犯着花痴的家伙翻了个白眼。

    顺带着,她将先前一直勾在指间的一只便利店的小塑料袋放在了茶几上。

    吃了许多次闷亏的小王这次没上当,一脸笃定道:“你又逗我,我才没流口水。”

    不能被同一个人连续绊好几跤,小王觉得自己成长了。

    有些突兀地,栗玦仰起头半掀着眼皮问:“几点了?”

    “唔,十一点半多。”王语非看了看手机答。

    “还来得及。”

    “嗯?你是说我的生日?”

    栗玦将人招呼到身边,扶了扶额角,才伸手拨开小塑料袋,从里面取出一只深褐色的面包。

    小夜灯昏黄的光,温馨而隽永,将两人的身影投映在分隔客厅与阳台的布帘上,斜斜的,长长的。

    栗玦垂下眼帘:“很晚了,便利店里没有蛋糕了,我买了葡萄卷。很粗糙吧?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日,抱歉......”

    道歉,不止止是为着不称心的“蛋糕”,也为着她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不忍心看这家伙失落,特意推了晚上年会性质的高层聚餐,却仍旧挣不脱命运的安排。

    她没有听见王语非吭声,沉默在狭小的空间游走。

    再抬头时,却意想不到地跌进了对方星河璀璨的眼眸。

    每次,当她深深凝望着她,她就被赋予了无上的勇气,她愿意相信这一瞬,也愿意相信属于彼此的永恒。

    “傻瓜。”小王朗声笑道,啵地一下亲在她的额间,“你明明给了我惊喜,好大一个惊喜。”

    “你才傻呢。”栗玦不服帖地推了她一下,却让小王唇边的弧度越拉越大。

    即使在饭局期间分身乏术,这人一定也在无时不刻记挂着她吧,记挂着要竭尽所能给她一个完整的生日记忆。

    牵挂是相互的。

    感动溢满心间,就像千里锦帛递出的情书得到了回信,路途遥遥,但她不在乎多等一会儿。

    只要结果是好的,更长的等待,会酿出两心相融更甜蜜的果实。

    一路注视着王语非翻箱倒柜,家里没有蜡烛,她突发奇想决定用牙签代替,又进厨房拿了水果刀,做待会的切蛋糕之用。

    她屁颠屁颠地去,屁颠屁颠地回,看得出来心情果真不坏。

    栗玦稍稍安下心来,却见小王倒出满满一把牙签,她抽了抽嘴角:“你不会是要插.足二十五根吧……”

    光是想象一下葡萄卷上林立着无数牙签那画面,栗玦就觉得脑袋嗡疼,显然是密集恐惧症犯了。

    “是哦,”经栗玦一提醒,小王意识到了太过夸张,挠了挠头道,“那就用一根代表好了。”

    略带虔诚地将葡萄卷面包的包装袋拆开,在正中心的位置插.上一支牙签,简化版的生日蛋糕大功告成。

    小王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耳畔一缕低沉的声线悠悠擦过:“生日快乐。”

    随即那声线隐隐颤动了两下,似是荡漾着清浅的笑意:“既然你都摆好了姿势,那生日快乐歌我就不唱了,快许愿吧。”

    “怎么这样嘛。”小王撅起嘴小声嘟囔。

    “我要许愿了——”小王拉长声调,还自带报幕的。

    如深情并茂的诗朗诵,她将心愿说出了口:“我只有一个心愿,希望我们家大栗在我未来的每一个生日上,都能给我转五千块钱。”

    真是一个奇怪的心愿,却预伏了太多情愫。

    栗玦一怔,忽而没了动作。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浅色的瞳仁里盛着一泓清水,倒映着眼前人坚毅的眉眼。

    “说出口的愿望,就当是我想要你一个承诺。”王语非执起栗玦垂放床边的手,牵引着按上她的胸膛,那里有一颗鲜活跳动的心,不单单只为情爱,但因情爱而愈加充盈丰沛。

    “每个生日都管我伸手要五千?你可真是个小财迷。”栗玦顺势将五指合拢,虚握成拳,轻捶了某人的小胸胸一下。

    “唔,是哦……五千好像太多了?不然就改成五百?实在不行,五十、五块聊表心意即可。”小王用左手包覆住栗玦那一枚不痛不痒的小拳头,给人暖手的同时也尽情揩油。

    其实多少钱都好,重要的本也不是数额,而是一种约束。

    小打小闹融化在绵绵情意之中,就像栗玦指尖的冰凉融化在小王掌心的温热之中。

    寿星转头切开面包,一分为四,她递给栗玦一块,栗玦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小王也不勉强她,这人或许在饭局上已经饮食过量,此刻仍不消化。

    她自己从四分之一中撕开了一条塞进嘴里,葡萄干的甜味在舌尖泛开。

    她囫囵地嚼着,含糊地表白。

    有些生疏,但心意满满。

    “栗玦,我、我爱你......”

    “嗯,我知道。”

    “这个生日,我很喜欢。但只是当下,我不满足,未来的每一个生日,你都要在,好吗?”

    心愿,只是美好的寄托,然而承诺,却是身体力行的实践。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